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淫乱的的女高中生小雪小雪性爱日记1-6

淫乱的的女高中生小雪小雪性爱日记1-6

淫乱的的女高中生小雪

TXT包:

                (一)
  我叫小雪是个高二女生,身高162cm。体重45公斤。34d·24·35。·身材、脸蛋长的完全像拍AV的星野绫香,因为走起路来,奶子一挺一挺的,屁股也俏的老高。让我在学校蛮受欢迎的……
  今年寒假时跟同学约了到KTV唱歌,共有五男三女,其中有男同学小伟、小志、小杰和小杰的哥哥小豪和他哥的朋友阿龙,当然我们免不了叫了啤酒喝助兴,大约唱了一个多小时,女同学小敏突然胃痛,另一名女同学小玉只好陪她先离开去看医生,等她们两个走了之后,他们五个男生就拼命向我敬酒,因为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了,我不好扫他们的兴,便一杯接着一杯跟他们喝,我虽有酒胆但酒量并不好,没多久我就有了醉意,啤酒喝多了也特别想尿尿,我便起身到包厢的厕所去解放,当我尿完打开厕所门时,便看到豪哥站在门口,我以为他也想要尿尿,我正想走出门时,却被他一把推入厕所,我当时呆住了,再加上酒精的发酵,反应也变的迟顿,豪哥将我压在墙上,吻着我的耳朵,手也不客气的将我身上的小可爱往上扯,我34D的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他一看到我的奶子,便往我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另一手也死命的在我奶子上搓揉,我用我仅有的意识叫他不要这样,但奶头在他的逗弄之下,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呃……豪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豪哥一看我已有了反应,就拉下了拉炼,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鸡巴,将我转身趴在洗水台前,他掀起我的裙子,把我的丁字裤往下扯便说:「哇拷!你今天穿丁字裤就是准备来让我们干的是吧?」我摇着头否认:「我没有……」
  他不理会我就将手往我骚穴上抠,我在他的抠弄之下,我便意乱情迷不能自己的淫叫起来,我的骚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也已湿的不像样了,他得意的对我说:「你好湿耶,你现在一定很想被我干是不是啊?」
  我用我剩余的理智摇头否认,他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我的骚穴也因而有了些许的空虚,那知他这时却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上磨擦了起来,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乱,整个骚穴骚痒难耐而不停的淫叫,他也看出了我的反应便对我说:「怎样?想不想被我干啊?要说实话喔!不要违背你的生理反应喔!」
  终于情欲战胜了我的理智,我便点头承认了,但豪哥并不放过我,再说:「想啊!那就求我干你啊!我没得到你的同意,我不敢干你啊!快啊!想我干你就快求我啊!」
  我现在只想被豪哥的大鸡巴插入骚穴止痒,抛开了自尊就不知羞耻的说了:「呃……求你……求你干我……呃……呃……我骚穴好难受……快用你的大鸡巴……帮我止痒……呃……呃……求求你快干我!」
  豪哥不等我说完,便突然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插了进去,我被他这突如来的举动也高声的淫叫起来,他毫不客气的猛力抽插着,手还不时的揉着我的阴蒂,让我几乎快承受不住:「啊……啊……慢一点……小力一点……啊……啊……你会插死我的……啊……啊……」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仍然对我死命的抽插着:「妈的,干死你这个小荡妇,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小贱B!」
  在我不断淫叫的同时,我看到了厕所门口不知那时已站了其他男生在观看这场活春宫,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我觉得好羞耻,想起身逃离豪哥的抽插,但豪哥两手由我身后绕过,扣住我的奶
  子大力的搓揉,下身也更猛力的干弄着我,我受不住他这般的狠干,淫叫声也不绝于耳,这时小杰开口了:「哥,怎样?我说的没错吧!小雪一定好干!干的爽不爽啊?」
  「爽啊!爽的不得了,小女生的骚穴就是不一样,又紧又好干,奶子又大,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豪哥得意的说着。
  听到豪哥这幺说,他们四个男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这时阿龙也开口了:「喂!小老弟不好意思啊!我们两个老哥先干啊!」
  「没问题!敬老尊贤嘛!龙哥不用客气你先来啊!」他们三个嘻嘻哈哈的说道。
  这时龙哥走向马桶,将马桶盖放下来,豪哥也将找拉向马桶,让我手撑在马桶盖上,龙哥掏出他的鸡巴就往我嘴上送:「小贱B快,快帮龙哥我好好舔一舔,龙哥保证等会把你干的爽上天!」
  我虽想反抗,但却被龙哥扯着头发,一手掐住脸颊将嘴张了开来,他们两个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干着我上下两张嘴,身后的豪哥狠狠撞击我的屁股发出了啪啪声,豪哥边干着我边对小杰说:
  「喂!你们几个继续唱歌啊!我怕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太爽,叫的太大声会被外面听到,你们去唱歌,等我们好了再换你们干!」
  说完小杰他们三人就回去继续唱着歌,豪哥每次都猛力的插到底,很快的我的小腹一阵收缩便高潮了,两腿也不住的抖着,豪哥见状便加速的冲刺着,没多久就在我骚穴里射出了精液,当豪哥抽出鸡巴时,龙哥便让我坐在马桶上,将我两腿高高抬起,用力的将鸡巴插入我骚穴里,我也看到了他的大鸡巴在我骚穴里快速猛力的撞击着,我忍不住的放声淫叫,龙哥兴奋的说:「小贱B,龙哥干的你爽不爽啊!听你叫的那幺大声,一定很爽吧!是不是啊?」
  我已被他干的情欲高涨,也不知廉耻的回应他:
  「爽……啊……啊……好爽……啊……龙哥好会干……啊……干的小雪好爽……啊……啊……小雪快被……两个哥哥干死了……」
  当我这样说时,被豪哥出去叫进来的小志给听到了:「干!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破麻了,长的就一付欠人干的样子!今天就让我们兄弟干死你这个臭贱B」说完便将他的鸡巴也插进了我的小嘴口交,我就这样被他们干流的上下干着,一直到了换小杰干我时,豪哥进来说了:「小杰,这样干不够刺激啦!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
  「哥,那你说啊!要怎幺玩法才够刺激?」小杰问道。
  「我们按服务铃叫服务生进来,让他看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贱样!怎样?这样够刺激吧!」豪哥看着我邪恶的说着。
  「哇!好啊!反正她也不是我们的马子,就让她被干的婊子样分享给别人看,我们也不吃亏啊!」小杰兴奋的附合着豪哥,说完豪哥便向包箱走了进去。
  我只能死命的摇头求小杰:「小杰……不要……啊……啊……求你不要干我给陌生人看……很丢脸……啊……啊……」
  小杰根本不理会我,只是更力猛力的干着我,我也不断的继续淫叫着,没多久包箱门开了,是服务生送啤酒进来了,当他经过厕所时,看到里面的这一幕活春宫,就呆在了厕所门口,他呆站了一会便将啤酒送了进去,当他要离开时,走到厕所门口,小杰也刻意的狠狠将我干的淫叫不已,这时我看到服务生不自主的抚摸着他的裤档,小杰见状就说:「小贱B,想不想被服务生哥哥干啊!我叫服务生哥哥来干你好不好啊?」
  我被小杰干的已神智不清的回应着:「啊……啊……好……我要服务生哥哥……干我……啊……啊……服务生哥哥……快来干我……啊……啊……小雪好欠干……快来干我……」
  服务生听我这幺一说就傻住了,这时豪哥和龙哥也走过来了,豪哥便对服务生说:「兄弟,你想不想干她啊!这小贱B蛮好干的喔!奶子又大又软,骚穴又紧又会吸,你想不想试试啊?」
  服务生吞了吞口水说:「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干她吗?」
  「当然可以啊!这小贱B很欠干也很耐干,我们五个人都干过了,也不差你一个,今天就当你走狗屎运,便宜你了,你要不要干啊?不要的话我叫别的服务生来干了!」
  「要,当然要,不干白不干!」说完他便掏出鸡巴走向我,将鸡巴也插进了我嘴里插送着,没多久小杰终于射了,而服务生的鸡巴也被我小嘴插硬了,当他正想把鸡巴插进我骚穴时,被龙哥阻止了:「等一下,我们在站着看很累,不如到包箱里去干吧!这样大家可以坐着欣赏现场活春宫表演!」
  说完服务生和小杰就将我拉起,进到了包箱,他们便将桌面清空,让我躺在桌面上,服务生架起了我的腿便不客气的将鸡巴抵住我的骚穴干了进来,他们五人在旁边拍手叫好着,服务生也兴奋着两手揉着我的奶子干着我说:「好大的奶子,真的好软,骚穴好紧好会吸喔!干的好爽喔!」
  他们五人淫笑着对我说:「小贱B,服务生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你喜不喜欢这样被我们轮奸啊?」
  我这时的情欲已控制不住我的理性,我不知羞耻的说着:
  「啊……啊……爽……好爽……我喜欢……被你们干……啊……啊……我喜欢……被你们轮奸……啊……啊……我要天天……被你们干……被你们轮奸……啊……啊……穴穴爽死了……我的贱穴要被你们干烂了……谢谢……你们干我啊……啊……我……要被干……的升……天……了……」
  他们五人听我这样说狂笑着,而服务生见状便露出不屑的目光看着我说:「干!你真贱耶,这幺欠人干啊!你一定被很多人干过了,真是个破麻!烂婊子一个!」接着他转头问小杰:「这臭婊子是不是你们学校的公共厕所啊!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真是有够贱的!」
  小杰得意的回答:「对啊!我早就看出来了,她长的一付婊子样,我们是计划把她栽培成校园公厕啊!你放心,以后我们来这唱歌时,一定约她来给你干,到时你吃好道相报,还可以叫你同事一起来干!」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啰!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阿宏,各位表哥表弟!先谢啰!」阿宏接下来边干我边不断用不堪入耳的言语羞辱着我:「臭贱B,干死你,不要脸的臭婊子,这幺欠人干,臭破麻!」阿巨集渐渐加快速度抽插着我,终于在我骚穴里射一大堆精了「我要先去值班了,等会有空再来干她一炮,谢了!让我干到这幺婊的贱货!干的真是他妈的超级爽!」
    
  阿宏说完穿好裤子便离开了包箱,接着我一再而再次受到他们轮翻的奸淫,在高潮不断之下我的淫叫声也不断的充斥在包箱内,干的我高潮连连,我不知本是单纯的出来唱歌玩乐,小穴却变成了他们众人的性玩具,虽然心理上觉得羞耻不已,但不可否认在生理上,我被他们干到爽翻了天,我不知我日后在学校里还会遭到他们什幺样的淩辱,心理既害怕却又有所期待,我是不是就像小杰说的,骨子里就是个淫荡的女孩?
                (二)
  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才刚套上T恤,楼下对讲机的铃声就响了,我赶紧去接听,原来是挂号信,我连忙抓了件短裙套上,连内裤都还来不及穿,就冲下楼去收信,当我下楼梯时,看到住在楼上的健伟哥,也在楼下收完信正要上楼,我匆匆忙忙的下楼,浑然不知我没穿内裤的裙底风光,已被健伟哥一灠无遗,与健伟哥错身而过时,我随口与他打了声招呼,当我签收完信件时,我抬头发现邮差先生正低头盯着我的T恤领口看,此时我才警觉到我没有穿胸罩,恐怕T恤内的奶子都被他给看光了,我拿了信就红着脸上楼了,当我上楼时看到健伟哥在我家门口的楼梯转角处等着我,健伟哥开口说:「小雪你一个人在家啊?」
  「对啊!我爸妈说今天公司要聚餐,我哥又跟同学去看电影了,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
  「喔!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跟我借周杰伦的CD吗,你要不要现在上来拿?」
  「现在啊?」我忽然想起我没穿内衣内裤,这样子到一个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当,「嗯!那你等我一下,我把信拿进去再上去找你好了!」
  「不用啦!就在楼上而已,你只是上来拿一下就下来了,何必那幺麻烦呢?」
  我心想也对,拿了CD就下楼了,何必多此一举:「好吧!那我们现在上去拿!」
  于是我与健伟哥上楼进了他家,进到他家时,他家也空无一人,问他才知道他弟弟健群跟同学去打蓝球还没回来,他家也只有他一人在家,健伟哥是大三的学生,而他弟弟健群是我们学校的高三学生,等于是我的学长,而我也知道健群对我一直有好感,健伟哥说他房间有很多CD,叫我去他房间自己挑,要借几片都可以,
  我一听就很开心的跟他进房去,我进到他房里,书柜上果然有好多歌星的最新专辑CD,我正眼花撩乱的挑选时,健伟哥俏俏的走到我身后,双手轻轻扶着我的腰说道:「小雪,你身材很好喔!」
  我正专心挑着CD,也没在意的回答着:「那有?还可以啦!」
  接着健伟哥更大胆的追问:「你做爱打炮的经验一定很丰富喔!有多少人干过你的浪穴喔?」
  我吓一跳回头望他:「健伟哥你怎幺知道?难道你也想……?」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健伟哥一把给抱在怀里,我拼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可是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就挣脱不开:「健伟哥,你干嘛?快放开我!」
  「少装了,你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就下楼,不是摆明了勾引男人来干你吗?不要不好意思承认了!」
  我又急又羞:「我那有?不是这样的,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开玩笑!送入口的肥羊,我怎幺可能就这样放你走,要走也要等我干完你才能走啊!别装纯情了,你都不知道给多少人干过了,也不差我一个啊!」
  说完就将我压在床上,开始动手扯着我的T恤,揉捏我的奶子吸吮着「不要……啊……不要……啊……放开我……」我挣扎着想脱离他的魔掌
  「哇!好大的奶子,好软好好摸喔!真是个大奶妹!」边说边用手大力的搓揉着
  「健伟哥……你放开我……不要啊……救命啊……」我企图用呼救声,看能不能吓退他,没想到他的唇随即就压上了我的唇,阻止了我的呼救,同时舌头无赖的伸入我的口腔里,与我的舌头缠绕吸吮挑逗着,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头上使劲揉捏着,我渐渐被他挑起了情欲,也开始呻吟喘息了起来,健伟哥看我有了反应,便放开我的唇低头专心吸吮我的奶头,一手继续揉捏我的奶子,另一手伸进我短裙内开始逗弄我的阴核,我的奶头和阴核都非常的敏感,经不起他如此的挑逗,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
  「嗯……啊……啊……不要……啊……不要啊……啊……好痒……啊……不要啊……」
  「不要,不要什幺啊?小骚货,不要停是不是啊?」健伟哥说完,更大胆的将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着
  「啊……啊……不要……啊……不要停……啊……我会受不了的……啊……好痒……啊……啊……」
  健伟哥听着我呻吟的求饶着,手指在我小穴内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来,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淫水已开始泛滥,整个小穴已湿的不像话
  「啊……啊……健伟哥不要啊……啊……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快停手啊……」
  「小雪,你的小穴好湿喔!好像在说着,它好欠干,好想被大鸡巴插耶!你说是不是啊?」
  「啊……啊……别再插了……啊……啊……好痒……好难受……啊……啊……求你……求求你……」
  「求我?求我什幺啊!求我干你吗?很痒是吧!想让我的大鸡巴插进你小穴里,帮你止痒是不是啊?」
  我被他挑弄的已没了羞耻心,便发浪的回应着:「啊……啊……对……我好难受……啊……快用大鸡巴干我……啊……快……求求你……快……」
  听我说完,健伟哥便将我T恤脱掉,站在床底下将我双脚拉至床沿,接着脱下他的短裤,露出他那硬的吓人的大鸡巴,撩起我的短裙,就顶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我被他这一插,尖声的淫叫了起来:「啊……好大……啊……你插的好狠……啊……啊……」
    
  健伟哥双手绕过我双脚,用力的揉着我36c的奶子,下身的鸡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每一下都顶到了小穴深处,我被他这种干法,顶的哀声连连
  「啊……啊……你好狠……顶死我了……啊……啊……我会被你……干死的……啊……啊……」
  「干!好爽,从没干过奶子那幺大的骚货,今天真是赚到了,真他妈干的好爽!」
  我被他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小腹一阵抽搐高潮了,接着他将我拉起,用不同的姿势不停的干着我,最后将我推向书桌,让我趴着像母狗一样,从后面干着我,我的小穴在他大鸡巴不停的抽插之下,不断的发出噗渍噗渍的淫水声,我的奶子也不时淫荡的晃动着,半个小时内,我已被他干的高潮了三。四次,在我被干的意乱情迷的同时,完全没注意到客厅的门开了有人回来了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我又升天了……啊……浪穴快给你干死了……啊……啊……」
  「小母狗,健伟哥干的你爽不爽啊!你叫的好浪好贱喔!听的真是爽,没想到你外表长的那幺清纯,其实骨子里是个欠干的骚浪货,活像个婊子一样!」
  「啊……啊……对……我是欠干的小母狗……啊……我被健伟哥干的好爽……啊……健伟哥好厉害……好会插穴……啊……我太喜欢被健伟哥乱干了……啊……啊……」
  在我说这话的时候,健群已走到了健伟哥的房门口,他讶异的看着我们,楞在了原地:「哥,你们……小雪,怎幺是你?你们两个几时搞上的?」
  我听到健群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觉得好羞耻,本想起身逃离,但上身被健伟哥用力的压着继续大力干着穴,淫叫声也因此停不下来
  「你别误会,这骚货不是我马子,她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就跑上来找我,不是摆明送上门叫我干她吗?我如果不干她,岂不是太对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
  「哥,你……你怎幺可以这样?你明知道我喜欢小雪,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她?」
  「喔!健群你别傻了好不好,你没听到她的叫床声有多浪吗?你以为她有多纯情喔!你如果看到她刚才饥渴的求我干她的贱模样,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干!有多贱了,她这叫婊子装纯情,你还当她是贞洁烈女喔!」
  我被健伟哥一讲,觉得羞耻的无地自容,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爱慕我的人,看到我被干的浪荡模样,更惨的是,我因被干的无法控制不断的淫叫,而无法辩驳,这无疑是呼应了健伟哥的说法,这时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视的表情,健伟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着我,而健群终于受不了了,他丢下蓝球走向我,健伟哥也将我从书桌面拉起,让我跪趴在椅子上,仍然从后面干着我,
  健群走到我面前,便脱下运动短裤,掏出他的大鸡巴,就往我嘴里送,他们兄弟俩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没多久健伟哥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快射了,他捧着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干着:
    
  「小骚货,干死你,你这个臭婊子,射在你里面好不好啊?」
  我被他这样的猛干法,无法承受的放开健群的大鸡巴开张了嘴:
  「啊……啊……好……啊……我是安全期……你尽量射在里面没关系……射多一点啊………啊……好烫啊……射死我……爽死穴心了……」
  接着健伟哥便顶住我的小穴,不客气的在我小穴里灌满了他的精液,当健伟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鸡巴时,健群便将我拉起,用力的甩在床上,他站在床沿抬起我的双脚,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我小穴里,一下下用力的顶着:「操,贱货,亏我还这幺喜欢你,没想到你这幺贱,既然你这幺欠人干,今天我们兄弟就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滥货!」
  健群边说边用力的干着我,我的屁股也因此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我没想到平常斯文温和的健群,此时却变得像一头猛兽一样,我觉得我快被他给干穿了
  「啊……啊……健群……啊……小力点……慢点……啊……啊……我会给你干死的……啊……啊……」
  「对!我今天就要干死你,你这不要脸的婊子,这幺欠干,这幺贱,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妈的,下贱的滥货!说,被我们兄弟干的爽不爽,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你的贱穴没男人干不行啊?」
  「啊……啊……健群……不要这样对我……啊……啊……我已经够丢脸了……啊……啊……」
  「操!你说不说你,你不被我干死不甘心是吗?」说完他更猛力的顶着我的小穴「啊……啊……我说……我说……啊……我下贱……我欠干……啊……我是不要脸的婊子……啊……我没男人干不行……啊……啊……我被你们兄弟……干的好爽……啊……啊……」
  我说完时,健群的脸上更显示出不屑的卑视表情,而在一旁观战的健伟哥也开口了:「健群,我没说错吧!这骚货够贱够浪吧!你看她被我们干的爽成这付德性,你信不信,以后我们想干她时,她一定马上自动送上门来,这种免费的婊子,我们不干她,那不是太白痴了吗?」
  我在健群的狠干之下高潮不断,羞耻之心早已抛到脑后,无意识的不断淫叫着,健群将我翻身趴在床沿,继续从后面用力干弄我,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荡的晃动着,他渐渐加快速度:「操!欠人干的小母狗,我操死你,贱货,不要脸的婊子!」
  终于他顶住我小穴低吼一声,将精液射进了我小穴里,我也同时又达到了高潮,双脚无力的抖着,脑筋也一片空白,他抽出了鸡巴,回头用不屑的眼神对我说:「干!贱货,怎样?被干的爽不爽啊!妈的,臭婊子,你真的有够下贱耶!」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健伟哥的房间,此时的我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心里不知该恨健伟哥干了我,让我这般骚浪模样给健群看到,还是该自认活该,谁叫我自己不穿内衣内裤送上门让他们干,我觉得羞耻,但又在他们兄弟的狠干与言词羞辱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不知我是否会像健群哥所说一样,随时送上门来让他们干,我真的有他们说的那幺贱吗?
(三)
  妈妈在房间外叫唤着:「小雪,我跟林妈妈要去社区活动中心,时间快来不及了,你帮我上楼去叫林妈妈快一点。」
  我一听愣了一下,一想到那天被健伟、健群两兄弟羞辱的情景,顿时心中百味杂陈,不知上了楼他们会用什幺态度面对我,因此也犹豫该不该上楼。
  妈妈看我没有反应,便催促我说:「快一点去啊!你在发什幺呆?」
  「喔!我这就去!」我百般不情愿的起身走了出去,上了楼到了林妈妈家门口,我鼓起勇气按了电铃,出来开门的是健群,他看到我便冷冷的问道:「有什幺事?」
  我几乎不敢正视他,低声的回答:「我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快来不及了,要我上来叫你妈妈快一点!」
  此时屋内传出了林妈妈的声音:「健群,是谁啊?」
  「是楼下的小雪啦!她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来不及了,叫你动作快一点!」
  「喔!我马上就好了,健群请小雪进来坐啊!去冰箱盛碗绿豆汤给小雪喝。」
  林妈妈说完时,只见我妈妈已急匆匆的上楼来:「林太太,你是好了没,快一点啦!」
  我妈妈才说完,林妈妈已走出客厅:「好了啦!看你催的跟什幺似的!」
  林妈妈跟我妈正要走时,看到我突然想到什幺似的:「对了!小雪,你妈妈跟我出去了,只剩你一个人看家啊?」
  「对呀!」我边回答边想跟着下楼「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饭好了,饭菜我已经煮好了,待会叫健群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邓太太你说这样好不好?」
  林妈妈转头征询我妈的意见。
  我妈一口就答应:「好啊!顺便叫健群帮小雪温习功课,健群,小雪就麻烦你啰!」
  我着急的说:「妈,不用啦!我自己煮泡面吃就好了啦!」
  「哎呀!吃泡面那会有营养啊!你不要跟林妈妈客气啦!就这幺说定了!」
  当林妈妈刚说完,只见健伟哥也正好上楼回来,林妈妈马上对健伟哥说:「健伟啊!我跟邓妈妈要出去,小雪今天就留在我们家吃饭了,你们兄弟俩要好好招呼人家喔!听到没?」
  健伟哥听完眼睛一亮,看着我暧昧的回道:「你放心,我们会好好招呼她的,绝对会给她有宾至如归的享受!」
  看着健伟哥暧昧的眼神,而健群在此时,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我心底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我看着我妈和林妈妈放心的下楼走了,我赶紧找藉口要回家:「我看不用麻烦你们了,我回家自己煮泡面吃就行了!」
  当我正想逃离时,健伟哥挡在了我面前:「这怎幺可以呢!我们已经答应了我妈要好好招呼你呀!我们怎能言而无信呢,健群你说是不是啊?」健伟哥用眼神示意着健群
  「对呀!大家都已经『那幺熟了』,你客气什幺?」两人说完便将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厅,进到了客厅我战战兢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紧张的直冒汗,不知他们下一步会对我采取什幺行动,健伟哥向健群使了个眼色便走进房间,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害怕的低头避开健群的眼神,当健伟哥再由房间走出时,
  手上不知拿了什幺东西,此时健伟哥坐至我身旁,马上就毛手毛脚了起来,手不客气的在我奶子上乱摸:「怎样?小贱货,上回被我们干的爽不爽啊?回去有没有很想我们呀!很想再被我们干吧!」
  我死命的挣扎着:「健伟哥不要,你放手,我要回家了,求你让我走!」
  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说:「臭婊子,你装什幺装,上次不是说被我们干的很爽吗?今天我们就再让你爽一次啊!再装就不像了!」说完便上前与健伟哥合力压制我,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我死命挣扎,
  但仍不敌两个孔有武力的男生,没多久衬衫和裙子已被脱下,而前罩式的胸罩也被打开,挂在奶子两侧,内裤也则被褪下,挂在左膝盖上,样子淫贱极了,我的眼泪也急的掉了下来:「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干!又在婊子装纯情了,你今天怎幺穿了内衣裤啊?装矜持呀!」接着健伟哥便从后面抱着我,双手开始搓玩我的奶子,而健群则是将我的双脚打开抬起,一脚放在沙发扶手上,一脚放在茶几上,两手捌开我的小穴,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健伟哥也开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头,舌头含住我的耳朵舔弄着,我那里承受得住上下夹攻式的挑逗,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来:
  「呃……呃……不要……呃……不要……呃……呃……别再弄了……呃……呃……」
  他们俩听到我的呻吟,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使劲的挑弄我,健伟哥得意的说:「操!小贱货,被我们弄的很爽吧!想被我们干了是吧!」
  「呃……没有……呃……我不是小贱货……呃……我不是臭婊子……呃……求你不要再弄我了」
  「干!还在装,等会就让你知道厉害,健群玩死这个贱货!」健伟哥一说完,就将手中的跳蛋交给了健群,健群二话不说,便将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随即打开了电源开关,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动的刺激,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饶着:
  「啊……啊……不要……啊……健群……快拿出来……啊……啊……这样我会死的……啊……求你……快拿出来……」
  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健伟哥继续用舌头舔弄我的耳朵,一手搓揉我的奶子,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个奶头,一手揉着我的阴蒂,我在多重的刺激之下,淫水已不断的由小穴涌出,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马上就用言语羞辱我:
  「贱货,这幺快就湿了呀!你这个穴真是名符其实的婊子穴耶!」
  我被刺激的情欲高涨,全身骚痒难耐,对健群的羞辱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荡:「啊……啊……好痒……啊……好难受……啊……啊……快……可以干我了……快干我……啊……啊……」
  「妈的,真是贱耶,想我们干你?可以啊!想被干就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呀!」
  健伟哥从我背后把我的双脚高高抬起,将我的的小穴淫荡的朝向健群:「小贱货,你看你这个姿势,真是他妈的有够淫荡的耶,两脚开开,下面的骚穴流着口水,好像叫人快点用大鸡巴喂饱它,真是给它贱到一个不行!」
    [attach]1637458[/attach]
  我看着自己淫贱的姿势,赶紧羞耻的别过脸去,健群见状便抓着我的下巴面向他:「干什幺?不敢看自己的贱样啊!你不是想被干吗?还不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说些淫荡一点的话求求我,老子听的爽才干你!」
  这时我已被跳蛋的震动刺激的淫水直流,小穴像火在烧一般,屁股也受不了的扭个不停,我只想被大鸡巴插进去,狠狠的抽插一顿,便毫不考虑的将双手伸向流着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开阴唇,抬头用渴望的眼神求着健群:
  「健群……求你……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婊子穴……狠狠的……干我这个……欠人干的……贱货……」
  健伟哥听我说完,在我耳边羞辱我说:「哇拷!真有你的,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健群,你还等什幺?干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操翻她的婊子穴!」
  健群像胜利者似的站起,脱下他的短裤,抽出了跳蛋,扶着他那硬邦邦的大鸡巴,毫不客气的对着我的小穴猛刺了进去:
  「操死你这个淫妇,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操!」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顶着,我被顶的连声求饶:「啊……啊……不要……啊……健群……不要……啊……啊……小力点……啊……啊……别干的那幺狠……啊……啊……我会死的……啊……啊……」
  「操!才没插几下就发浪了,真是贱耶!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婊子!」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开的双脚,下身用力的顶着我小穴,健伟哥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舌头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不时的在我的耳边说些羞辱我的话:
  「小贱货,上次被我们干完,是不是尝到了甜头,你想再被我们干很久了吧,是不是每天自己抠着你的小骚穴,幻想被我们干情景啊!」
  我已被健群干的意乱情迷,不停的呻吟着:「啊……啊……啊……我……啊………啊……啊……」
  健伟哥手指持续的揉捏着我的奶头:「是不是嘛?别害羞啊!有想就要承认呀!」
  在健群的猛干和健伟哥的淫言秽语之下,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啊……啊……是……啊……啊……我被你们……干的好爽……啊……我的穴天天想着……再被你们干……啊……啊……」
  「操!贱货,你妈怎幺把你生的那幺贱,这幺欠人干!操死你这个臭婊子!」
  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每一下都顶到了我小穴深处,顶的我发浪的淫叫:「啊……啊……啊……对……我贱……我欠干……啊……啊……快操死我……啊……啊……」
  「妈的,你看你这个婊子样,浪成这付德性,真是贱透了,心理想被大鸡巴插,想到要命,刚才还装什幺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健群更加猛力的顶着我,我小腹一阵抽搐就高潮了,健伟哥此时推开我对健群说:「健群,换个姿势吧!叫这条发情的母狗跪着,我要干她上面那张嘴!」
  健伟哥说完,健群便把我拉起,将我身体转身跪趴在沙发前,健伟哥也脱下裤子,掏出他的大鸡巴,伸手按住我的头,让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鸡巴就立在我面前:「小贱货,想不想吃健伟哥的鸡巴啊!想的话就快舔喔!」
  健群在我身后又将鸡巴插了进去,我的欲望已淹没了我的理智,想都没想的就张口含住了健伟哥的鸡巴,开始吸吮了起来:「唔……唔……呃……呃……唔……唔……呃……呃……」
  「喔!真爽,这小贱货真会舔,舔的我爽死了,妈的,这婊子一定常常吃鸡巴,要不怎幺那幺会舔!真他妈的有够爽!」健伟哥被我舔的受不了,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顶着我的嘴,几次都差点顶到了我喉咙,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的抽插着,有点吃力但又有快感,干了好一会,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大力的揉捏着,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干死你,臭婊子,我操!操死你的婊子穴!」
  我受不住健群这般快速的抽插,又再次达到了高潮,接着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干!操这婊子,操的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
  当健群将鸡巴抽出时,健伟哥将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他则站起身按住我的头,死命的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没多久他就将我的嘴,紧贴着他的鸡巴底端,在我口腔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喔!爽!真是爽,没想到这贱货上面这张嘴也这幺好干,真是爽呆了!」当健伟哥将鸡巴抽出时,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我全身一软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
    [attach]1637459[/attach]
  小穴里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来,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健伟哥得意的说:「操!你看这臭婊子,上下两张嘴都流着我们的精液,这付样子真是贱透了!」
  健群也附和着说:「妈的,这种送上门来,求人干的免费婊子,真是贱的有够彻底的!」
  我趴在地上喘息着,心理不断的问自己,为什幺这幺贱,难道我天生是个婊子命?
                (四)
  漫长的暑假终于过去了,学校也开学了,校园生活一如往常,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小杰他们几个人看我的眼神,多了些许的暧昧,
  回想起那次在KTV里被他们轮奸的情景,让我不禁脸红心跳,深怕他们在班上乱传话,把我说成是个淫乱不堪的女生,那该如何是好,每当他们带着淫笑把眼神投向我时,我内心都到无比的羞耻,只能回避他们的眼光来做掩饰,但他们并没有就此做罢,
  每当在经过我身旁时,总喜欢故意用手肘撞我的奶子,有几次甚至直接伸手乱摸,并在我耳边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小贱B,上回被我们干的很爽吧!豪哥跟龙哥问你几时再出来让我们轮奸啊?你现在有没有湿呀!要不要今天放学就跟我们走,我们去那天的KTV,叫里面所有的服务生都来干你好不好啊?」
  我总是面红耳赤低头无语,因为我怕我若反抗,他们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将那天的事说出来,让我无地自容,所以我只好默默忍受他们肢体上的轻薄,以及言词上的羞辱,但没想到他们看我没反抗,反而变本加厉,
  有次一早才刚到学校,班上还没有很多人来,他们一伙人把我围在教室后头角落坐位上,小志从我背后抱着我,六七个人全都伸出魔爪,在我身上毛手毛脚,有的人还把手伸进我制服内,抓着我的大奶子,小杰更是将我裙子掀起,把我内裤扯开,手指就伸进我小穴抽插,我被他们几个人玩的一直淫喘,但又不敢叫出声来,深怕被其他同学发现,小志在我耳边还不时的吹气:
    [attach]1637456[/attach]
  「小贱B,被那幺多人摸,爽不爽啊?要不要到体育仓库去干一炮呀?」
  小杰此时也贴在我耳边说:「小贱B,今天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哟!」说完便从口袋拿出跳蛋,直接就塞进我小穴里,并打开了开关开始震动:
  「小贱B,你今天就戴着这个上课,不准给我拿出来,要不然我们就把你那天在KTV的贱样诏告天下,听到没?」
  说完就叫我自己穿好衣服,他们才一哄而散
  整天上课时,我小穴内的跳蛋不断震动刺激着我,弄的我坐立难安,我的内裤早已湿透了,而小杰、小志他们也不时的转头观察我的反应,每当看到我锁紧眉头,两脚发抖的样子,他们就会露出胜利的淫笑,到了午餐时间,我终于受不了了,我跟着小杰和小志到福利社门口,便上前求他们:
  「小杰,求求你,让我把跳蛋拿出来,我受不了了,这样我没办法上课,我求你拿出来好不好?」
  小杰、小志两人相视淫笑着:「拿出来,好啊!就在这拿吧!」
  我紧张的说:「不要,这里那幺多人,很丢脸的!」
  「嫌人太多啊!那好吧,我们去体育仓库拿吧!」话一说完两人便将我拉往体育仓库方向,体育仓库位在校园后方,除了要上体育课之前,要去搬体育器材出来,平时没有什幺人出入,进了仓库,我被他们一把推倒在海棉垫上,两人扑上来就是一阵乱摸,并解开我的衬衫釦子,硬是将胸罩扯下,张口就吸吮起我的奶头,手也不时的抠着我的湿穴:
  「呃……不要……小杰……小志……不要……呃……呃……这里是学校……不要……」
  「怕什幺?现在是午餐时间,大家都在吃饭,不会有人来的,就算有人来了,大不了叫他一起干你不是更好!」
  小志也附和着:「对啊!让你在学校尝尝大锅炒的滋味,不是很爽吗?别装了,你现在想被干想到要命,还装什幺纯情!」
  小志一说完,便将鸡巴掏了出来坐在椅子上:「小母狗来啊!想我干你就自己爬过来,帮小志哥我舔鸡巴!」
  我觉得羞耻极了,但在他们的抚摸及跳蛋在小穴里震动的刺激之下,生理上的欲望已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便发浪的跪爬向小志,扶着他的鸡巴,饥渴的张口就舔,小志则一付很享受的样子:
    [attach]1637457[/attach]
  「喔!小贱B你真会舔,舔的我爽死了,你看看你自己舔鸡巴那付饥渴像,真有够贱的!」小杰也跪在我身后,扯下我的内裤,将跳蛋抽了出来,手指便插进小穴里不停的抽插,小穴里因跳蛋震动刺激的关系,淫水早就泛滥了,
  当小杰手指在我小穴抽插时,不断的发出渍……渍……渍……淫荡的淫水声:「小贱B,你有没有听到你的骚穴被我插出来的淫水声,你说你自己贱不贱啊!」
  「唔……唔……贱……我好贱……唔……唔……我贱透了……唔……唔……」我舔着小志的鸡巴,忘情的回应着「我操!真他妈有够给他贱的!活像个欠干的婊子!」小杰得意的羞辱着我
  这时小志的鸡巴已被我舔到硬的发烫,他受不了的扯着我的头发,按住我的头,不住的上下摇晃着,一个劲的就往我嘴里抽插,小杰也将鸡巴抵住我的小穴,扶着我的腰猛力的一插到底,他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干着我的骚穴:「操你妈的臭婊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啊!你的贱B是不是被我干到爽歪歪了,
  干!你的骚穴夹的我鸡巴爽死了!我干死你这条发情小母狗,我操死你!「
  我被他干的快感连连,但嘴里含着小志的鸡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唔……唔……唔……的呻吟着,小志也按着我的头,死命的抽插着:「我干穿你的贱嘴,妈的!
  我插死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小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嘴里射精了,
  小杰此时便叫小志站起来,小杰从背后抱着我坐在椅子上,两手捧着我的奶子,就用力的向上顶着我的骚穴,我也不由自主的迎合小杰,上下起伏套弄着他的鸡巴,我的大奶子也因此上下晃个不停,小志在一旁看着我这付贱样,忍不住又开始羞辱我:
  「哇靠!小杰,你看这小贱B的样子真贱耶,居然自己动起来了,你看她嘴角不只流着我的精液,大奶子还被你干的晃个不停!小贱B,我从没看过像你这幺贱的婊子,你的样子好淫荡好贱喔!怎样!你的贱穴被我们小杰哥干的爽不爽啊?」
  「啊……啊……爽……啊……啊……好爽……啊……啊……小贱穴被你们………干的好爽……啊……啊……」
  我被小杰干到高潮,两脚不停的发抖,竟不知羞耻的回应着小志,小杰更是使力的揉捏我的奶子,更加猛力的向上顶,顶的我不停的浪叫,这时仓库的门突然打开了,体育科的陈老师惊讶的站在门口:「你们在干什幺?」
  小志见状便冲向陈老师,从口袋抽出弹簧刀架在陈老师的脖子上,一脚勾住门将门关上:「陈老师,你眼睛瞎了呀!我们在打炮你看不出来吗?」
  「你们太大胆了,怎幺可以在学校做这种事,小雪,是他们强迫你的吗?」
  陈老师虽被刀架在脖子上,仍强做镇定着
  小志更强硬的架住陈老师:「谁强迫她了,是她求我们来这里干她的,不信你自己问她!」
  小杰仍不停的顶着我,在我耳边逼着我说:
  「小贱B,你自己跟陈老师说,说你有多欠人干,多想天天被鸡巴插,说你自己有多贱,贱到求我们一起干你的!快说啊!」
  我已被小杰干到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回应着:
  「啊……啊……陈老师……啊……我很贱……是我欠干……啊……啊……想天天都被大鸡巴插……啊……给大鸡巴干的……啊……所以是我求他们……啊……啊……把我带来这里……好好整我。狠狠的干我一顿的……你………你不要怪他们了………是我自己欠干的……啊……穴穴好爽啊……」
  陈老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你怎幺可以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幺吗?」
  「陈老师你耳朵聋了呀!你没听到她自己承认她很贱很欠干吗?你信不信,她欠干到连你都可以干她,你要不要试一试啊!」小志显然是想把陈老师给拖下水
  「我……我才不会做出这种有辱师尊的事,我要报告校长,把你们通通记大过处份!」陈老师显然也心慌意乱了起来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记大过大家一起记!」小志持刀押着陈老师走到我面前:「小贱B,把陈老师的鸡巴掏出来,给我好好的舔一舔,我倒要看他多会忍!」
  「你们怎幺可以这样做,小雪,不要!」陈老师惊慌失措的阻止我
  此时的我已情欲高涨,早没有了羞耻之心,再加上怕陈老师去向校长告状,便听从小志的指示,伸手拉开陈老师的裤拉炼,将他的鸡巴掏了出来,陈老师是练体育的,身材非常健壮,他的鸡巴就跟他的身材一样又粗又大,含在我嘴里显然有些吃力,心想等会要被如此的大鸡巴干,不禁令我兴奋起来,我卖力的对陈老师的大鸡巴又吸又舔,舔的陈老师忍不住喘息了起来,小志看出陈老师的反应,在他身后挑逗着:「怎样?陈老师你是不是被她舔的很爽啊!想干她就别客气呀!反正是她自愿的,你放心,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陈老师终于忍不住我的舔弄,他抓住我的头,鸡巴死命的在我嘴里抽插着,而小杰仍坐在我下面猛力的向上顶,这付景象真是淫乱极了,我心理不断的呐喊:「我真的好贱,被他们干的好爽,好想陈老师的大鸡巴快些插进我的骚穴,狠狠的干我,为什幺我这幺不要脸,这幺欠人干!」
  我就这样被他们一上一下干了好一会,小杰抱着我的腰站起身,在我身后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干!干!干死你!小贱B,我来了!」小杰终于在我骚穴里射精了
  当小杰拔出鸡巴时,陈老师便迫不及待的将我推倒在海棉垫上,架高我的双腿,就把他的大鸡巴狠狠的刺了进去,我的骚穴被这样的大鸡巴插的紧实的不得了,
  我忍不住淫叫了起来:「啊……啊……老师的鸡巴……好大……好厉害……啊……啊……插的小雪……好爽………啊……啊……」
  「呃……你的骚穴好紧,夹的我好爽,妈的,小女生的骚穴就是不一样,好紧好会夹,夹的我爽死了!我操你妈的干死你!」陈老师此时已不顾形象的蹂躏着我
  小杰与小志在一旁拍手叫好着:「对!陈老师就是这样,干死她,不用跟她客气,就当她是婊子一样的干就对了!」
  陈老师干的起劲,伸手在我的奶子上大力揉捏着:「哇!奶子好大好软,现在的小孩发育真好,你每次上体育课跑步时,奶子晃来晃去的,晃的我都忍不住想把你抓来狠狠的操一顿,没想到今天真的让我干到你了,我操死你这个欠干的大奶妹!」陈老师发狠的干着我的骚穴
  「啊……啊……大奶妹喜欢……被老师干……啊……啊……老师的大鸡巴……好厉害……好会干……啊……啊……老师……干死我……啊……啊……」我发浪的回应着
  小杰、小志在一旁看的不住狂笑:「哈!好一付师生淫乱图,真够绝的!陈老师加油啊!用力干死这个臭婊子!」
  陈老师接着将我拉起身,要我双手扶着跳箱,从后面又继续干着我:「我操你妈的干死你,没见过像你这幺贱的,我干死你这条欠人干的小母狗,我干死你!」
  我被陈老师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又高潮了,我两腿发软便跪了下去,陈老师索性压着我屁股继续猛力的干着
  「陈老师真有你的,体育老师就是不一样,你看她被你干的腿都软了,厉害喔!」小杰在一旁叫好着,陈老师像是受到鼓励一般,对我更加猛力的抽插「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我又泄了……啊……啊……贱穴爽死了……老师饶了我……啊……啊……我快给你……干死了……啊……啊……」我受不了连翻的高潮向老师求饶着
  「我就是要干死你,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干死你这个贱货!我操!操死你!」陈老师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终于在我骚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当陈老师抽出鸡巴时,小杰和小志上前,捌开我大腿,三个人欣赏着精液从我骚穴缓缓流出的样子:
  「我操!你们看这婊子的骚穴,流出精液的这付德性,说有多贱就有多贱!」
  小杰还故意捏了我阴蒂一把,让我忍不住哀叫了一声,我躺在海棉垫上喘息着,默认的承受了他们对我的羞辱
  「陈老师如何,这马子骑的爽不爽啊?」小杰淫笑的问
  「爽,好爽,没想到我们学校会有这幺贱的女学生,干的我真是他妈的爽!」
  陈老师已完全不顾形象的回应着小杰。
  「那我们现在是一国的啰!她是我们的公侧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吧!」小志拍马屁的说「嗯!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谁都不准说出去!今天要不是没时间,我非连干她三炮不可,干到她用爬的回教室,哈!」陈老师也得意的回应他们,他们三人接着站起整理好衣服,便丢下我离开了体育仓库,我伸手抚摸着被他们干的又红又肿的骚穴,想到刚才陈老师的大鸡巴,不禁又兴奋了起来
  自从上一次,在学校体育仓库里被班上男生还有体育老师一起轮奸之后,我的心里一直对体育老师念念不忘,他那强健的身躯、健康的小麦肤色,当然,还有那根强悍的肉棒……
  喔!……我到现在想起来,都还会不自觉地湿了起来,难道,我真向他们说得那样淫荡吗?!
  也自从那一次开始,我发现,每次上体育课,体育老师都会用很色情的眼光看着我,有时候,甚至会趁着所有同学都不注意的时候,偷摸一把我的屁股,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
  「小荡妇,你真美呀!什幺时候再让我狠狠地干一炮呀?」
  「唉呀!老师!你好讨厌唷!等等给其他同学看到就不好了啦!」我总会不好意思地轻轻推开老师,但是,其实……我……我……唉……很难说的一种感觉啦!
  我一想到明天最后一堂课是体育课,现在,又开始心痒难耐了……
  不管了!说什幺!我都要想办法……再给强健有力的体育老师干一顿。
  「唷?!小雪同学?!你今天怎幺没有穿体育服装来上课呢?!」
  「报告老师……我……我……我的体育服装……今天,忘记带了……」
  我这幺一说,立刻,就看到体育老师眼神里的那到光芒:「那你应该知道,没有穿体育服上课,该怎幺办吧?!」
  「嗯!我知道……」
  「那好!下课之后,你得帮忙收齐所有的体育器材,放回体育仓库里,顺便清扫体育仓库,懂吗?」
  「是的!我知道了!」我还装得一付可怜委屈样呢……
  没多久,天空居然阴沉了下来,好像就快要下雨的样子,其实,我还真巴不得赶快下大雨呢!因为,为了勾引体育老师,我今天还故意不穿内衣呢!
  没多久,果真下起雨了。
  我们学校有规定,只要下雨天,就可以不用上体育课的,于是,老师立刻宣布体育课结束,大家可以下课了:「好了!好了!下雨了!大家赶快回去,不要淋湿身体,会感冒的,大家把篮球全收进蓝子里,由小雪收到体育仓库去。」
  于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性感、更能引发体育老师的兽性,我也故意到场上去收那一颗颗落在地上的篮球,把自己淋湿,白色的制服被雨水淋湿之后,已经变得半透明状态了,我那制服底下没有内衣遮盖的粉色乳头,就这样清楚地透出来,我也已经看见体育老师更色情的专注着我的两个大奶子……
  呵……体育老师……真色!
  没多久,同学都已散去,班上跟我最好的小玲原本想帮忙我一起把球送到体育仓库去的,可是,我拒绝了她:「不用了!小玲!雨下这幺大,你快回家吧!」
  于是,我便自己一个人托着整篮的篮球在大雨下慢慢走向体育仓库,至于体育老呢?……不见了!我已经看不到他人跑哪去了……
  走进了仓库,我开启了电灯,好让视线清楚一点,看着整篮已经淋湿的篮球,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于是,我找了条抹布,想把每一颗篮球先参干净……但,没多久,突然停电了……
  「啊!」
  体育仓库里有点暗,我想试图往门边走过去,却没想到,被一双大手强抱走着,我还不知道,我往那边走呢!
  碰!我又听到了一声门关起来的声音。
  「谁呀?!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我无力地喊着。
  「呵呵……喊呀!小荡妇!看看有谁会来救你?」这声音好熟悉,在我耳边低沉地说着。
  「老师?!」
  「怎幺?!现在才认出我呀?!你这小贱人,竟敢这样勾引我啊!我一定要干死你!」
  「老师!不要这样嘛…………这里是学校,会有人来的……」
  「呵呵呵呵……最后一堂课了,大家都急着回家,谁会走到偏僻的体育仓库,只有你这个发春的小母狗,到这来找人干你了呀!」
  「哎呀……老师………嗯………你真是的……知道还亏我………来啦……我等不及了……」我都还没把话说完,已经有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了。
  好大!我的嘴,已经快要吞不下去了!
  体育老师,不愧是体育老师,不但是身躯勇健,连肉棒,都比其他男人的还要大、还要粗,更别说他整身的肌肉,连肉棒都硬得吓人……
  没多久,老师狠熟练地开启了电灯:「哈哈哈哈……给我吃吧!小贱货!看着你吃我的大懒叫,真爽!」
  就这样,老师手托着我的头,狠狠地将他的大懒叫对着我的嘴狂抽猛送:「小贱货!好吃吧!哈哈哈……谁不知道你是故意的!故意不穿体育服、更故意不穿内衣勾引我,好!今天!我会成全你的心意!」
  「呜……嗯……老师………别……别……呜……别这样……呜……你……的……呜……太大……了……嗯……呜……」
  「啊?什幺大?说清楚!救放过你!哈哈哈……」他抽得更用力了……
  「嗯……老师……你的……呜……你……嗯……你的……懒……呜……懒叫……好大……呜……我……我……含不住……嗯………」含着老师的大懒叫说话,真的很辛苦……
  「哈哈哈……我就爱干你这张淫荡的嘴吧!干!干!我干破你这张淫嘴!哈哈……」
  「呜……嗯………嗯………呜………」
  「上次,被你舔得我心痒痒,每天晚上都想着再干你的这一天呢!我一定要狠狠地干!」
  体育老师真的好厉害,越干我的小淫嘴,他的懒叫就越大、越硬!……
  「嗯……呜……嗯……嗯……老师……好……厉害……」
  「哦……好爽!小雪的小淫嘴真是棒!含得我好爽呀……呃……啊……」
  干了我的小淫嘴半个多小时之后,老师射了!
  老师在我的嘴里射精了!
  你知道吗?我以为,老师射精之后,会马上软掉的,没想到……老师的大懒叫还是坚挺耸拔……我快吓死了!
  在灯光亮起来的情况之下,我更清楚地看到老师的懒叫,真的是太大了,居然在射精之后还能硬梆梆地竖立在我眼前,怎幺可能呢!?不过,这是真的!我亲眼看到……
  怪不得!怪不得上次被体育老师干过之后,会对他念念不忘……
  现在的我,光是看到他那根大懒叫,不用多调情了,我已经湿得难以想像了,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小骚穴有多幺地痒……真是,痒死我了……
  「怎样?小荡妇!喜欢吗?」老师把我抱到了软垫上,在我耳边又亲又哈气的。
  「老师……不要………嗯……哦………」我已经不自觉地开始呻吟了……
  「现在你不准你叫我老师,喊老公!听见没?!不然,不给你了……」
  「啊……我喊……喊就是了……老公………嗯……」
  「乖!这才乖……一直喊!我就会让你爽到天上去……」
  「嗯……老公……喔……嗯………,好舒服……老公,你舔得我好舒服喔………」
  我已经神智不清到什幺时候老师已经把我的制服粗鲁底扯开都不知道的地步了……,只听到釦子掉了满地的声音,还有,老师舔着我的大奶的声音……
  「就是你这对大奶子,噢!好美……我每天都想着她们……嗯……」
  「老公……好舒服……」
  没多久,老师又把我的内裤给脱了,用他的大龟头摩擦着我的小阴蒂……噢……
  痒死了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浑身开始痛苦地扭动……
  「老师……拜托你……」
  「什幺?你叫我什幺?你要我干嘛?说清楚!」
  「老公……拜托……我受不了了……快干进来吧!」
  「哈哈哈………」
  体育老师一听到我这幺淫贱的哀求,立刻!毫不客气地插我了。
  「怎幺样?小荡妇!爽吧!哈哈哈……我要干死你!哈哈哈……干!干!干……」
  「老公!快干!快……我喜欢给老公干!老公干得好爽呀……」
  「哈哈哈……我的小荡妇!以后都专属我,都只给我干,好不好呀?!」
  「嗯……喔……啊……我最爱老公了,以后都让老公干……喔……喔……好爽!」
  「干死你这个骚婆娘!我干……干………」
  「啊……喔……好老公……我好爱你……好爱你的这条大鸡巴………拜托……就算你不干……我也会以后天天要你干我的………干的我好爽啊……插死我了………小穴爱死这种大鸡巴干的……感觉喔……………喔……啊……」
  「好!天天干!天天干暴你这个小贱人……骚穴……哈哈哈………干死你!」
  体育老师真的好棒唷!
  我真的好爱他的大懒叫,干得我爽歪歪的,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真的有一种快要飞上天的感觉了呢!
  「啊……老公……大鸡巴老公………你干的我受不了了………啊………穴穴的感觉要爽死了………好像要死了……我要来了……来了……啊……小穴要升天了……啊……」
  老师真的太强了!一波一波的撞击……使的小穴以来了一次高潮。
  「我还没干够呢!我要干死你的小骚穴……」
  「亲老公……不要啦!慢一点……会死人……啊……喔……嗯……你真的会把我干死的啦……啊……喔……」
  「就是要干死你这个小贱人……哈哈哈………」
  老师又干了我好久、好久……直到我又达到高潮第二次,他才终于射了……
  「老公……你好棒!」我喘嘘嘘地。
  「喜欢吗?小雪!以后……如果还想,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真的好喜欢干你!你又漂亮!身材又好……奶大、穴紧、皮肤又好……干你真的好爽。」
  「哎呀…………讨厌啦!」
  我们收拾好被我们弄乱的体育仓库之后,老师借给我一件外套,让我套在外面穿好,可是……我怎幺也找不到我的内裤……
  「咦……我的内裤呢?怎幺不见了?老师,你有看到吗?」
  「呵呵……」老师一边淫笑,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我的内裤。
  「讨厌啦!快还给我啦」我伸手要上前去拿,老师却又收起来了。
  「给我当纪念吧!可爱的小老婆,晚上,我一个人的时候……会有用的。」
  「……你……真色!哼!」
  「我如果不色一点,你就不会爱我了吧!」
  「哎呀!讨厌啦!快走了啦!」
  等我们在走出体育仓库,已经天黑了……
  老师为了我的安全起见,开车送我回家。
  等到了家门口,看见我家的灯是暗的,他就问我:「家里没人?」
  「嗯!这个月爸妈出国二度蜜月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家。」
  「喔?这样呀……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小色哥,哥哥去,哥哥射,坏哥哥,每天更新(无毒):www.xsg9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