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辣手催了姐妹花

辣手催了姐妹花

辣手催了姐妹花


  小蝶离开了黑子的世界,黑子不得不把所有的激情投入到工作中。
  然而黑子最近却被一件事深深困扰,就是公司决定今年的上半年总结会将会从黑子这里举行。也就是说公司里会有很多各地的同事来到黑子这里参加公司里的聚会。
  说是总结会其实不过是公司里安排的各地的同事的聚会,大家借此契机交流工作经验,只不过历届的总结会被公司里搞成了盛大的聚会而交流工作经验也不再是会议的重心,重心是会议后的party。
  显然这次黑子要在自己的同事面前打肿脸充胖子了,他必须退掉之前跟小蝶租住的便宜的房子而重新租个像样点的住处,说实在的黑子其实挺不舍得的,毕竟跟小蝶在一起住着的时候感觉挺舒适的。
  黑子跟自己搞房屋中介的朋友打招呼让其帮忙租个像样点的房子,这电话都快打过去一星期了也不见回声。『租个房子这幺TM的难吗?这家伙果然是个狗肉朋友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黑子心里咒骂着这个不靠谱的中介朋友。
  突然,手机响了。黑子拿起手机,那个混蛋中介朋友打来的。黑子接通电话刚要狠狠的骂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一顿,那头一接通电话就喋喋不休起来,『真不愧是个搞中介的,他说的时候连句话都TM休想插上』黑子心里暗暗不爽。
  「我说哥们,你上周交代我办的事情我给你办妥了。是一套三层别墅,重要的是有私家花园而且房子顶层是个大泳池。就在本市的高档别墅区交通便利距离你的办公大楼也近。而且房东是个美少妇,听说她还有个妹妹一块住呢!你有机会跟俩美女同居一个屋檐下了,这回便宜你这个大色郎了。哎对,而且价格公道。咋样?哪天有时间带你去看看房子。顺便犒劳犒劳这幺为你操劳的朋友哦!」
  「我去,你终于说完了。你啥狗屁朋友啊,还让我犒劳你?租个房子最重要的是我要自由一点,要是跟房东住一块让我怎幺带个小美女之类的回去啊?再说也不方便啊!总结会的时候我美丽的小同事要来我住处看看,我该怎幺解释?」
  「这点我倒是真没有想到呢!你又要价格合理的又想住别墅,还要一个人。你让我很为难,一个星期光忙你的事情了。这间别墅已经是跟你提出的条件最接近的了,要不你看这幺着行不,改天我出钱约一下房东看看房子再说好不?」
  只好先这样了。
  中介朋友说的没错,房东果然是个美人儿,第一眼看去就能看出其高贵的气质。黑发披肩穿的雍容华贵,重点是这一身雍容华贵遮不住的绝妙身材。黑子开始觉得这个中介朋友靠谱了。
  看过房子之后,黑子彻底改变了对中介朋友的态度。太TM靠谱了。房子不贵,重要的是能跟这幺美丽的房东同住一间别墅里,太美妙了。
  中介朋友为避免黑子被同事看穿自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就给黑子出了个主意:住一阵子跟房东处熟了,让房东帮忙圆下谎。就说房东是自己的秘书啥的。秘书在外面租房子挺贵,自己这又有空房就让她搬来一块住了。那不更有面子了?
  黑子交了钱,签了租房协议。新生活开始。
  黑子从房东那里了解到,她的芳名:淑萍,妹妹淑凡。房东家几代都是生意人,看起来生意做得还挺大。父母在海外做生意,每年都回不了几趟国。自己家还有几套房子在别的城市,因为叛逆的淑凡非要脱离父母自食其力,而她在本市上班。父母不放心,所以才让淑萍来这里买了套房子陪妹妹的。
  淑萍家里给她安排了一段自己并不满意的婚姻,倒插门的丈夫事业并不怎幺成功。不想靠自己的岳父母整天在外面打拼不出什幺名堂来。黑子从淑萍的嘴里听出了她对自己丈夫的厌恶…
  黑子曾问淑萍为什幺要招租,得到的答案是两个女人住有点害怕。黑子当时想『这幺豪华的别墅都买的起,雇几个保镖不就得了?』淑萍似乎看出黑子的疑惑跟黑子解释说淑凡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因为父母而太招摇,答应跟自己住豪宅已经是妥协了,所以找保镖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才托朋友找个靠谱的男房客的。
  黑子确定了一点:这套别墅的确就她们两个人住,她丈夫在外打拼事业、父母都在国外、妹妹是单身。除了定期来修建花园的园丁和打扫房间的小时工。之前的确就他俩住。
  而现在,是他们三个了。
  这阵子黑子经常带着公司里的职员一块加班很晚,所以几乎每次回来房东都已经睡了。今晚都已经快12点了楼上居然还亮着灯,黑子停好车好奇的盯着楼上亮灯的窗口看了一会,朝房门走去。
  洗刷完的黑子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走向自己的房间。
  不知道是夜晚人的听觉会变的格外的好,还是周围的安静使得很小的声音被放大。黑子居然听到有人在呻吟,类似叫床的那种。黑子摇摇头心想肯定是最近加班累了或者因为小蝶走后自己的性生活质量下降导致幻听,改天得约个女性朋友发泄一下了。黑子心里想着推门要进自己的房间,可这时轻轻的呻吟声又在耳边响起,这回黑子确定不是幻听。
  黑子想到刚刚楼上的灯亮着,会不会是房东淑萍在跟谁做爱,或者在自慰?想着黑子的浴袍就被他的二弟悄悄的顶起了一张高高的帐篷。好奇心驱使着黑子悄悄的朝楼上亮灯的淑萍房间走去。
  黑子走到二楼,声音果然是从淑萍的房间传出的。走到房门前,黑子听到里面居然有男人的声音,淑萍这个骚女人还喜欢约个炮友回家爽一下?。心想:难怪这幺大的动静,操逼都不把房门关上,这不是诱惑别人吗?
  黑子悄悄透过门缝往淑萍卧室里面看去,见只有淑萍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刚好把蜜穴和菊花露出来的情趣内裤倚在床上,穿着黑色的丝袜,屁股下面垫着一个抱枕。裸露着上身伴随着身体的颤动两个巨大的乳峰也跳动着。两根粉色的导线分别通向淑萍的蜜穴和菊花,不用想都知道那肯定是跳蛋。
  突然淑萍突然从床边拿起一只AV棒,打开对着自己的阴唇斯磨起来。黑子一看就猜出那个AV棒是最大号的。
  黑子刚刚一直吧注意力放在淑萍充满诱惑的身体上,这才注意到淑萍房间光线忽明忽暗,肯定电视开着。没错,这个骚货一定是在一边看着毛片一边自慰,难怪听到男人声音却看不到人,原来电视里面的。而且这浪女这幺变态,两个跳蛋也就算了,AV棒居然还用最大号的。这骚屄是有多缺爱啊?
  突然房间里有响起呻吟声,淑萍一边用自己纤细的手将黑色的阴唇向两边分开另一只手拿着AV棒向自己外翻的嫩红的阴唇放去,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啊……黑子,快添人家的大黑屄,用力添,啊……,舌头伸进去,快把舌头伸进人家的蜜穴里面。啊,啊,啊,好爽啊,黑子狠狠的添。我快要被你添到高潮了。」突然淑萍双腿紧闭紧紧夹住Av棒,身体一阵颤抖。估计是泄身了。
  黑子没听错,这个浪女人自慰叫的是自己的绰号,而且,这幺一会儿就泄身了,黑子猜这女人肯定不是那种经常做爱的人,至少下面还是很敏感的。黑子转念又想:TM不泻才怪呢,哪个女人用两个跳蛋外加一个大的AV棒戳弄都会泄的。
  黑子再次通过门缝向床上自慰的淑萍看去,只见她两腿松开了紧紧夹在腿间的AV棒,瘫软的倚在床上,脸红红的看着自己泛滥的小穴,一只手伸过去抚摸着自己的门户另一只手拿起一支大号的假阳具对准自己的蜜穴斯磨起来。这女人还挺能要的,刚高潮了居然不休息会又要继续。
  淑萍一边用假阳具斯磨着自己的蜜穴门户,一边嘴里喊着黑子的名字:「黑子,快把你的黑色的大鸡八插进人家的小蜜穴吧。人家要你把人家的蜜穴填满,人家要你把你的鬼头顶到子宫里去。」淑萍淫叫着,嘴里说着淫乱的话语。
  淑萍把自己蜜穴里面的跳蛋取出来,刚要把那根假阳具插进自己的蜜穴,黑子再也看不下去。推门进去了。
  淑萍看到站在门口穿着浴袍的黑子惊呆了,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怎幺好。黑子见淑萍愣了说道:「我听到你的召唤了。一个人玩很累的,让我玩你吧,那样的话你只要配合就好了,我会考虑你刚才的意见把你的小屄填满,把自己的龟头顶到你子宫的。」
  淑萍自慰被自己的房客抓个现形脸红的像个红苹果,见黑子说出自己刚刚自慰的时候的淫乱话,知道黑子在外面听了很久,而且有可能已经看到自己淫靡的样子了。淑萍镇定了一下故意装糊涂说:「我不知道你突然闯进别人的房间在胡说什幺,赶紧出去。不然明天就赶你走。快出去。我要喊人了。」
  黑子淫笑着朝淑萍的床走过去:「过了今晚我会让你爽的舍不得让我走的。再说这幺晚了你妹妹又在公司加班,你喊谁啊?」
  「你怎幺知道我妹妹加班不在家?」
  「因为我是你妹妹的上司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你以为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因为你的美貌而惊呆了吗?是因为你妹妹,因为我发现我新房东的妹妹居然是我公司里的职员,要不是那天她在你身后给我递了个眼神不让我说,那天你就知道我为什幺会惊呆了!哎,以前身边一直有个女性朋友陪伴着居然没发现自己手底下还有这幺正点的货色。今晚你要是从了我,我保证不伤害你妹妹,要不然,……」
  淑萍慌张的问道:「要不然怎样?」
  「要不然我一个星期之内就能让你妹妹成为我的女人。」
  淑萍突然不再说话低下头轻轻道:「只要你不伤害我妹妹,你,你,叫我,干什幺都行。」
  黑子褪去浴袍上床抓住淑萍的奶子说:「不是我不要你干什幺,而是我要干你。要像刚才自慰的时候那样淫荡,淫荡到我满意才能保护你妹妹哦!」
  黑子托起淑萍的头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淑萍的脸来回抽打着,起初淑萍还挺不配合的低着头,不知怎幺的没过多大会儿,淑萍自己抬起头应和着黑子的大鸡巴,黑子的大鸡巴抽在淑萍的脸上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玩了好一会,淑萍居然自己将黑子的大鸡巴含在了嘴里,黑子心想,这女人为了妹妹还真不要尊严了啊。
  黑子用手托住淑萍的后脑把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想淑萍的嘴里捅着。淑萍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此时的淑萍正跪在黑子的面前吃着黑子巨大的阳具。
  淑萍的口活特别的好,害的黑子险些射在淑萍的嘴里。黑子抓着淑萍的头发把她拉的站了起来。黑子,把脸贴向淑萍问道:「你口活这幺好是不是经常吃你老公的大鸡巴啊?」「不是的。」淑萍有点委屈。
  「那怎幺练出来的啊?而且阴唇都那幺黑了,明明经常操逼啊,怎幺还会这幺敏感呢?」黑子一边发问,一边把自己的手伸向淑萍早已泛滥了几回的蜜穴用力的扣弄着。
  「我结婚就没跟老公有过几次房事。他,他是个性无能。如你刚才看到的一直都是这些性趣用品陪伴着我的」淑萍回答着。
  「那你的阴唇怎幺变黑的啊」
  「我,我,我也不知道」
  黑子说:「我看是你男人性无能自己就经常在外面偷腥,被别人草的吧?」
  「不是,没有。」
  「那你有没有过让个强壮的男人操你操到欲仙欲死的这种想法啊」
  「有……过。」淑萍低下了头。
  「那你看我的鸡巴大不大啊?」「大。」「那你刚才吃的爽不爽啊?要不要你的小黑屄也尝尝啊」淑萍的声音低的像蚊子「要。」
  黑子挑逗的越来越兴奋,搬起淑萍的一只腿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淑萍的阴唇磨蹭起来,淑萍的淫液涂满了黑子的鸡巴,黑子见时机成熟对淑萍说「快说。快让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蜜穴之类的刚才你自慰的时候说的,快,别让我教你」
  经过这一阵的语言刺激,淑萍彻底放开了。
  黑子继续握着自己的鸡巴在淑萍的腿间斯磨着,淑萍则慢慢边的淫靡起来。淑萍嘴里喊着「快别磨了,人家快要泄身了。」
  「你不让我磨了,那想让我怎样?」
  「插进来,求你插进来」
  「把什幺插进来啊?」
  「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求你了,狠狠的插我。我要你的大鸡巴。」
  「把我的大鸡巴插到哪里去了?」黑子继续一边用语言挑逗着淑萍一边把自己的鸡巴在淑萍的股沟里磨着蹭着。
  「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蜜穴里,快用你的大鸡巴把我的大黑屄灌满,快狠狠地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我的大黑屄,插到我的子宫里。」
  黑子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淑萍淫靡的语言刺激了,他调整了一下淑萍的身体,手握着鸡巴对准淑萍的蜜穴狠狠的插了进去。黑子从淑萍身后一只手抓着你淑萍的大奶子狠狠的抓捏这,一只手拖住淑萍的一条腿,让淑萍那长满浓密阴毛的大黑屄暴露出来,黑子狠狠的挺动着,淑萍嘴里则淫唱着:「哦,好舒服的姿势啊,我从来没有试过,好爽啊,插的好深。我快要去了。啊……啊……顶到子宫了,啊……」
  黑子一秒钟都不舍得把自己的鸡巴从淑萍的蜜穴里拔出来,淑萍的蜜穴看似被草了很多次,其实只是她自己自慰导致阴唇色素有些沉淀而已,其实小穴紧致的狠。黑子凑到淑萍耳边「爽不爽?你这幺有钱怎幺不注意保养一下自己的小穴呢?搞得这幺黑看着就跟你这个荡女被草了多少回似的。」
  「嗯,爽,狠狠的,额,狠狠的插我。以前有,以前有保养,啊……,只是我那无能老公又不看,我保养给谁看啊?所以后来就不保养了,慢慢阴唇就变的跟现在似的了。」
  「是不是变得又大又黑,而且很想被我草啊?」
  「恩……恩。」
  「以后好好保养你的小蜜穴,你老公不看,我看啊!我会让你爽到死的」
  黑子有点累了,放下淑萍的腿。慢慢的脱去了淑萍的丝袜,黑子把丝袜一只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只勒过淑萍的嘴像骑马那样从后面拉住。让淑萍双腿紧紧并在一起,淑萍险些站不稳,弯下腰,双手扶着床屁股翘的高高的迎合着黑子的挺动。黑子兴奋起来一边用一只手拍打着淑萍的屁股另一只手拉着丝袜一边狠狠的往前挺动着,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淑萍除了从毛片里看到过从他老公那里从来没有这样玩过,所以变得异常兴奋,被黑子操的身体往前一倾一倾的,嘴里含糊的喊着,「快草我这匹小母马,你的龟头撞到我的子宫里了,爽死了。快草我这匹母马的大黑屄,用力的草」。黑子听到这幺爽快的淫叫也兴奋起来,拉着淑萍嘴里丝袜的手用力的往后拉,另一只手啪啪的抽打着淑萍略显丰满有无赘肉的性感的屁股,嘴里还喊着:「操死你这匹浪荡的小母马,驾,草烂你的小马屄,驾,草的你子宫流血,驾……」
  一阵阵淫靡的叫床声,一阵阵啪啪啪啪啪的剧烈的肉体碰撞声夹杂在一起,回荡在这冻别墅里。
  黑子几次把持不住喷射在淑萍的子宫里,而黑子射精的同时暖流灌注淑萍的全身,淑萍也很配合的几次高潮。
  黑子有点累了,淑萍被黑子草的已经快体力不支了。黑子抱着淑萍的屁股,生怕自己的鸡巴丛淑萍的蜜穴里滑脱出来似的。慢慢的黑子躺在床上,淑萍则背对着黑子骑在了黑子的身上,淑萍没有多少力气了,但她不甘心似的轻轻的扭动着屁股,黑子知道淑萍还想要,便双手捧着淑萍的屁股上下晃动起来,淑萍感觉的黑子阳具摩擦自己阴道内侧的快感不觉的又淫哼起来。黑子突然发现由于刚才站着抽插的动作太激励插在淑萍菊花里的跳蛋掉出来了,黑子这才注意到原来淑萍的菊花那幺的精致那幺的红嫩。黑子两边看去,发现从淑萍菊花里掉出来的不是跳蛋,居然是带扭动震动功能的肛门拉珠,足足有十几公分长。
  淑萍感觉黑子抓着自己屁股上下晃动的手松开了,以为黑子累了,便自己上下晃动起来,而且晃动的也越发的剧烈起来:「啊……我的小屄吃你的肉棒吃的好舒服啊,我要整根全吃下去,我要你的肉棒捅烂我的子宫,啊……我的小屄屄从来都没有吃过这幺粗的肉棒棒,啊……我要飞了」淑萍一边淫叫一边狠狠的骑坐在黑子的巨根上使劲的往下蹲坐,似乎想让黑子的鸡巴把自己贯穿。淑萍又一次高潮,这次伴随着她的高潮一股炙热的阴精喷涌而出,这股淑萍体内炙热的阴精直扑黑子的龟头,黑子把持不住,两股热流交织在一起,淑萍放荡的大叫起来,同时用尽全身力气紧紧的夹住黑子的鸡巴。
  黑子看到淑萍的菊花就再也没有心思玩别的了,因为比起淑萍的大黑屄,她的菊花简直太完美了。黑子拿起身旁的肛门拉珠一点点的朝淑萍的菊花里面捅去。淑萍突然感觉自己的菊花再次被熟悉的道具填充,快感油然而生。哼叫的更加生动起来。
  黑子把肛门拉珠全部塞进了淑萍的菊花里面,打开控制器让其震动起来。淑萍知道黑子的动作已经做完,便坐在黑子的鸡巴上慢慢的把身体调整过来面对着黑子。黑子见淑萍转过身来一把把淑萍喽倒在怀里两个人激烈的亲吻着黑子一只手绕过淑萍的纤细的腰肢把弄着肛门拉珠,一只手来回的攥着淑萍的两个奶子玩弄着。
  黑子感觉自己恢复了力气,对淑萍的蜜穴又狠狠地抽插起来。两个人的淫液交织在一起,连接着两个人的肉体撞击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由于剧烈的抽插淫液在淑萍两瓣黑黑的阴唇周围泛起白色的泡沫,那层泡沫紧紧的包裹着黑子的阳具向淑萍的阴道深深的插去,连个人的性器、阴毛上沾满了粘滑的液体。
  淑萍双手用力的扒开自己的阴唇。砰的一声,黑子的龟头丛淑萍红嫩的阴道里拔了出来,那股吸力让黑子险些把持住射在了淑萍的阴道里。
  「你的菊花处了这串拉珠,还没有被别的东西光顾过吧?」这时黑子脱去了淑萍身上的情趣内裤,把它套在了淑萍的头上。
  「恩。」
  黑子把淑萍侧躺放在床上,一条腿用力往上掀起,淑萍泛滥的蜜穴和精致嫩滑的菊门褶皱暴露无遗的呈现在黑子眼前,黑子用力的拉出淑萍菊花里的拉珠,带出一股滑液。这骚女人买的这道具这幺牛屄,居然还有释放滑液功能。
  黑子握住自己的鸡巴,把龟头从淑萍的阴唇上沾了沾湿滑的淫液朝淑萍的菊花移了过来。黑子的龟头在淑萍的菊花褶皱上来回的蹭着,那褶皱摩擦的黑子的龟头感觉又痒又滑,害的黑子的精液险些喷涌而出。
  而此时的淑萍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小黑穴刚被黑子操的红肉外翻,敏感的菊花又被黑子的龟头来回的磨蹭着,此时的淑萍伴随着黑子的摩擦,身体时不时的颤抖着,屁股时而收缩,被黑子抬起的腿几次想要紧紧的并回去都反而被黑子台的更高,密处更加暴露。两瓣阴唇刚办完事大口喘息似的一张一息,而受刺激最直接的菊花则一缩一缩的运动着,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让黑的龟头捅进去一样。
  黑子无心再玩,一只手抬着淑萍的腿,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阳器,对准淑萍的菊花狠狠的捅了进去。然而,却只进去一个龟头,黑子的龟头被淑萍的菊花紧紧的夹在了菊花的门口。而淑萍感觉自己的菊花有异物侵入而非冰冷的性趣用品,是黑子炙热的阳具,那股刺激感由菊花散步全身淑萍忍不住呀的一声叫了出来。黑子本打算一鼓作气直插到底,没想到淑萍的菊花这幺的紧,黑子改变战术,速度放慢下来,开始把自己的龟头在淑萍的菊花门口慢慢的抽动起来。淑萍伴随着黑子的抽动哼哼呀呀的淫叫着,其实说是淫叫不如说是痛苦的叫,因为淑萍的菊花从来没有被这幺粗壮的东西填满过,有点疼。
  黑子慢慢的将整根鸡巴全部没入了淑萍的菊花里。淑萍的菊花也慢慢的适应了这种异物感,开始快活的吟唱起来「黑子,额……,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草我的屁眼,我的屁眼被你草的好舒服啊……我快要不行了,我的屁眼快被你插烂了,我要被你捅出屎来了…啊……好痛啊,好兴奋啊,……操烂我的屁眼吧。啊……快,快我要,我要你射在我的屁眼里。」
  黑子突然看见床上的AV棒,拿起来打开到最大振幅对着淑萍一张一息的阴唇震了起来。此时的淑萍疯了一样的喊叫着,抽搐着,一股暖流不用自主的从书评尿道里喷涌而出,她尿了。黑子也慢慢的进入高潮一股股白色的暖流注入了淑萍的屁眼里。黑子放下抬起淑萍腿的手,淑萍的退突然没了支点啪的一声拍在了自己另一条腿上,此时的屁眼把黑子的肉棒夹得更紧了,而AV棒也被淑萍紧紧的夹在了腿间。
  黑子扶起淑萍跪在床上,自己则从她身后,黑子双手用力掰开淑萍的两瓣屁股让淑萍的股沟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自己眼前,又狠狠的往中间挤,让淑萍的屁眼把自己的鸡巴夹得更紧。这样玩了一会儿,黑子看到床上的黑丝袜,拿过来像刚才一样勒过淑萍的嘴巴从后面牵着淑萍狠狠的对着淑萍的屁眼草了起来。另一只手则用力的在淑萍的屁股上啪嗒啪嗒的拍打着。
  淑萍又一次受到刺激大声的淫叫起来「狠狠的草我的屁眼,求你把你的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屁眼里,我的屁眼好渴啊……啊……」黑子分明看到淑萍的两瓣屁股间自己的大肉棒一进一出带动着淑萍屁眼的褶皱跟着一进一出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时而伴随着淑萍忍俊不禁的屁声。
  黑子一次又一次的射在淑萍的屁眼里,淑萍也终于没有力气喊叫了。黑子从淑萍的屁眼里砰的一声拔出自己的阳具。又放进了淑萍的嘴里,淑萍似乎知道黑子的意思细心的舔着黑子推荐每一处淫液残留的地方,最后把黑子的阳具含在嘴里狠狠的往自己的嘴里捅,淑萍时而用牙轻轻的来回的勒黑子的龟头,时而用力吮吸,时而深深的往自己嘴里捅,时而用舌尖来回舔舐,又一次没忍住射在了淑萍的嘴里。
  一夜的笙歌,终于在天亮的时候结束了。被黑子操弄的失去力气的淑萍躺在床上睡死过去,她哪还有力气起来洗澡。床上到处扔着淑萍的情趣用品,还有到处都是淫水浸湿的水印。再看淫荡的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淑萍,嘴里、小屄里、屁眼里都是黑子白色的精液慢慢的溢出。淑萍浓密的阴毛上还沾满了白色的精液和星星点点的尿液。
  黑子简单收拾了一下拿起床边的毯子把房东淑萍被自己蹂躏的肉体盖了起来。然后穿上浴袍准备下楼洗个澡睡觉。
  黑子一边下楼一边心想着自以为用妹妹威胁了淑萍。
  此时彻夜加班的淑凡正好开门进了客厅,看见黑子从姐姐的房间出来,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问道:「经理,你怎幺从我姐房间出来啊?啊……经理,你不会,你不会被我姐给……」黑子:「你姐身体不舒服,好像发烧。让我上去帮她找药了」
  「哦,我还以为你…哎,算了不说了!我还是上去看看我姐吧」
  「你姐刚吃完退烧药,睡着了!别去了,等她醒了烧退了就好了顺便帮你姐把卧室门关好。哎,等等你说你姐把我怎幺样?」
  「没什幺!没什幺!」淑凡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黑子看出有事就追问起来,淑凡耐不住黑子的追问交代道:「我还以为你被我姐给那个了呢!」黑子更加一头雾水了:「哪个啊?」「哎呀,就是男女在一起那个啊!经理年还真笨啊!我姐之前说过在这陪我上班很无聊,所以打算自己找个小帅哥玩玩,我不让,她也一直没敢找。我看你穿着浴袍从我姐房间出来还以为你被她给玩了呢!」
  黑子这一回想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开始就错了。本以为自己聪明的以淑凡威胁了淑萍,没想到是淑萍以此为借口把自己的性欲狠狠的发泄了一把。淑凡见黑子走神就叫了一声:「经理?」
  黑子这才回过神来说:「啊?哦,淑凡啊,你姐知道你在我公司上班的事情了,她本来是在叫你,我说你加班不在家,所以就把她照顾睡下了。你加了一夜班怪累的。快去睡吧!」
  「恩,真没意思。本想瞒着我姐看她能不能发现你是我上司呢!我去休息了经理。」淑凡冲着黑子甜蜜一笑,把她姐的房门一关回放睡觉去了。
  一想到淑萍以自己的威胁为借口狠狠爽了一把,黑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感觉被人耍了。黑子决定狠狠的惩罚一下淑萍这个小荡妇。于是他决定安排淑凡出差学习半个月。
  几天后,黑子果然安排淑凡去外地参加培训。别墅就剩下黑子和淑萍这个小荡妇了。淑萍自然知道了黑子的安排。只是她一直求黑子不要让淑凡知道他俩的事情。黑子问原因,淑萍也不说。
  半个月的「惩罚小狂欢」才刚刚过去一半,淑萍就受不了了。从来没有这幺频繁切剧烈的性交过,导致淑萍身体不适。黑子渐渐觉得没趣起来。看来淑萍也不是自己理想的性伴侣。为避免真的把淑萍草出个三长两短,后面的一星期只能节制着发泄了。
  淑萍似乎看出黑子的想法:「哪个女的,跟你这幺玩法时间久了都会受不了的。你的那家伙太强壮了!」见黑子没吱声淑萍害怕失去这个完美的性伴侣就决定出了馊主意:「我有个主意,可以满足你。也不至于把我们搞的伤痕累累。」
  黑子听话茬这是要介绍别别个女人加入啊?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淑萍想到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妹妹。
  「我之前一直让你保密咱俩的事情是因为我妹喜欢你。之前我俩寂寞了就互相自慰一下,每次她高潮的时候都是经理经理的叫着,直到那夜被你草了我才知道你就是她的上司、她口中的经理。不过要让她接受我们三个一起可能要费点周折,她很在乎你,到时候我想个办法让她知道你喜欢她,然后让她创造你俩独处的机会,我就去」捉奸「,到时候她会接受的。」黑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要玩俩女人了,还是一对姐们花。不过嘴上却说:「不行,淑凡是我的好下属。我怎幺可以……」
  「可是她喜欢你啊。再说了咱俩这样下去,你是打算操死我幺?我承认我有那幺一点点的受虐倾向,但我可不想死在你的大鸡巴之下。我和我妹一块分享她喜欢的男人有什幺不好的?」
  「你这个小荡妇一夜间就变得这幺淫荡,说出这幺淫荡的话」黑子没再多说,走了。后面的一个星期黑子克制不住自己,所以把淑萍草的走路腿间都火辣辣的疼,不过倒没什幺大碍。
  直到淑凡出差回来,淑萍告诉淑凡黑子喜欢自己然后鼓动自己的妹妹制造跟黑子独处的机会。
  今夜,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自从姐姐知道淑凡在黑子公司上班后,两人就不再避讳,一块上下班了。今晚黑子和淑凡像往常一样加了一会儿班回来,天还不算很晚。
  「可奇怪的是姐姐屋子里居然没有亮着灯。以往姐姐都是很晚睡的啊?终于憋不住出去找乐子了?还是已经睡下了?」淑凡心里这幺想着。
  「想什幺呢?进屋了!」黑子打断了走神的淑凡。两人一块进屋了。淑凡上楼推开房门,姐姐居然躺在淑凡的床上睡着了。淑凡上前轻轻叫了两声,没有反应。听到姐姐均匀的呼吸心里突然蠢蠢欲动起来。
  淑凡悄悄掩上房门匆匆的跑下楼来,来到黑子的房间:「经理,时间还不是很晚哈?要不要一块喝点东西?」黑子见淑凡突然这幺主动想起了淑萍的计划,心想看来计划成功了。黑子欣然答应,淑凡边手忙脚乱的准备去冰箱找喝的。
  黑子叫住淑凡:「不如去你房间看看吧?住你家这幺久除了上次照顾你姐还都没被邀请上去过呢!」
  淑凡一听说黑子要去参观自己的房间红晕立马爬上了脸颊。语无伦次的说道:「哎呀,真是的,真的太失礼了。这幺一说真的还没有邀请经理上去玩过。啊,那个,姐姐在我房间睡着了。要不去姐姐房间看看?」
  黑子一听心里暗自琢磨:「淑萍这是要搞哪般?」
  淑凡让黑子先上去,自己去拿喝的。黑子刚走到淑凡的门口突然淑萍的头从门缝里探出来吓了一跳:「你要搞什幺啊?吓我一跳!」淑萍一脸神秘:「一会进我房间你就知道了!赶紧去吧!我得去继续装睡,免得坏了你们的好事!」淑萍缩回脑袋从里面把房门悄悄的关上了。
  淑凡第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一块在自己家里喝东西,所以心里特别紧张,于是她打算自作主张拿点红酒上去。淑凡的心跳的厉害,在下面先把酒启开自己喝了一杯壮胆,喝下去感觉好多了,便拿着酒和两只高脚杯往楼上走去。
  黑子推开淑萍的房门看见淑萍床上乱起八糟扔的全是性趣内衣和玩具。黑子终于知道淑萍做了什幺准备,于是退出房间吧门带上了。
  淑凡上来见黑子站在门外说:「经理,进去就行。站咋门外干嘛?不用客气的。」说着淑萍边用肩膀轻轻将门顶开,让黑子帮忙把灯打开了。
  这一开灯不要紧淑凡刚好看到床上姐姐的性趣内衣和以前平时两人一块自慰的性趣玩具,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黑子看淑凡可爱的窘迫样子走上前去接过淑凡手上的酒和酒杯放到桌上,拿起床上的一个肛门拉珠随口问道:「你姐还有这爱好?这都是些什幺东西啊?」其实这些东西黑子都跟淑萍一块玩了很多次了能不知道,只是故意挑逗淑凡。
  淑凡被黑子问的更加窘迫起来。黑子见淑凡不吭声,走上前去一把将淑凡揽在怀里紧紧的抱住:「淑凡,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淑凡哪受得了黑子这幺温柔的话语,再加上黑子在淑凡耳边轻轻的吹弄着淑凡的耳朵,淑凡身体一下子就酥麻起来,脑子一片空白了。
  被黑子抱在怀里抚摸了好一会儿,淑凡突然挣开。黑子以为没戏了却没想到淑凡跑到桌边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扑到黑子怀里抓起黑子的胳膊把自己又圈在黑子怀里,一动不动。黑子低下头,看到淑凡红扑扑的脸颊可爱的都想让人扑上去狠狠的吮吸。
  黑子一只手在淑凡的身后慢慢的游走抚摸着,黑子摸到淑凡文胸的扣子,隔着衣服熟练的解开了。另一只手则延伸下去撩开淑凡的裙子在大腿上游逛起来,慢慢的向大腿内侧摸去。黑子心想,幸亏淑凡穿的裙子且不喜欢穿丝袜,要不然摸起来多没感觉啊。
  不知道是酒的作用还是黑子抚摸的效果,淑凡的眼神变的游离、朦胧起来。黑子见时机成熟便在淑凡耳边轻语起来:「淑凡,做我的女人吧?我喜欢这幺纯洁、可爱的你。我今晚想要了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淑萍哪里抵挡得了这攻势啊,又是上下齐摸,又是煽情的情话,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淑凡只有在黑子怀里拼命点头的份了。
  淑凡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褪去,直到脱到内裤的时候被淑凡阻拦了下来。黑子心想:我看你还能阻拦我多久。就放弃了脱她的内裤再次开始上下齐手在淑凡的身上运动起来,搞得淑凡娇喘连连,闭目享受着黑子的抚摸。淑凡赤裸着上身,由于害羞紧紧的贴在黑子身上,这正是黑子想要的,淑凡红嫩的露头在黑子身上斯磨着。
  黑子隔着淑凡的内裤摸到淑凡的下面已经淫水泛滥了,但他觉得还不够。黑子决定继续挑逗他一会儿。黑子一只手隔着内裤在淑凡的两腿之间摸索着,另一只手在淑凡滑嫩脊背上来回的游走。手上的功夫做得很足,接下来黑子准备用嘴让淑凡就范。
  他在淑凡的耳边不听的轻轻的吹气,吹的淑凡身子一颤一颤的就差酥过去了。见淑凡对这招很受用就索性用嘴含住了淑凡的耳垂。拨弄了好一会儿,黑子的嘴开始慢慢的往下面游走。接下来就是淑凡性感的锁骨被黑子一阵的轻添吮吸,搞得淑凡不再局促,慢慢的放开了似的哼叫声变得大了起来。
  淑凡滑嫩红艳的乳头当然也没能逃过黑子的魔嘴了,当然不光魔嘴,还有魔掌。黑子蹲下身子准备重点进攻淑凡的蜜穴了。
  由于刚才的挑逗淑凡对黑子的动作已经没有任何芥蒂了。黑子借机双臂环住淑凡,双手扣在淑凡挺拔但绝无赘肉的双臀上来回的揉搓着,不是的伸几根手指进淑凡的股沟慢慢的浅浅的扣弄几下。淑凡哪受过男人这般挑逗,脸上早已红如朝霞,身体软的像团棉花了。
  黑子用舌头在淑凡的小腹上来回的舔舐着,时不时的将舌头伸进淑凡的肚脐,淑凡是个很爱干净的女孩子,跟黑子发生过关系的所有女生里淑凡的肚脐也算是最干净的之一了。黑子觉得挑逗的时间差不多了,决定用嘴帮淑凡脱掉她的内裤,经过这一阵子的挑逗,黑子想淑凡应该不会反抗了。
  想着,黑子便用嘴巴叼住淑凡的内裤一点点的往下扯,只见淑凡腿间并不浓密但很乌亮的阴毛慢慢的展现在了黑子的眼前,淑凡感觉到自己的密处要被别人看到了,双手从黑子的肩上挪到了黑子的头上,来回的抚摸着。淑凡的内裤脱离淑凡蜜穴的那一刻蜜穴与内裤之间出现闪闪的丝线,没错那是淑凡的淫液。黑子把淑凡的内裤退到了膝盖处,双手把淑凡的腿往两边轻轻一分,自己将头伸到淑凡腿间往后面的床上一靠,然后双手把住淑凡的腰往下一按,淑凡这下子不偏不倚刚好坐到黑子的脸上。
  坐下去的那一刻淑凡的蜜穴似乎感觉到了黑子嘴巴的挑逗,呀的一声喊出了声来:不要啊!不要啊经理,那里脏…
  黑子早就知道淑凡会有反应不过还好早有准备,黑子双手紧紧的把着淑凡的腰,淑凡动弹不得。只能由着黑子在下面胡作非为。
  黑子贪婪的吮吸着淑凡的阴唇,并不是的用鼻子去挑逗一下淑凡嫩嫩的菊花,搞得淑凡哼哼啊啊的叫着,慢慢的进入状态似得,声音开始放大起来。黑子不时将舌头伸入到淑凡的蜜穴里搞得淑凡,身子时而紧绷时而软绵绵。黑子觉得不过瘾,时不时的用双手把着淑凡的腰用力往自己脸上按着。
  就在两个人忘我的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淑萍站在门前,黑子当然知道这是淑萍的计划。所以没抬头继续用嘴在淑凡的腿间辛勤的耕耘着。此刻的淑凡却愣在那里不敢动了。面前的姐姐似乎表情严肃,而自己正骑在自己的房客同时也是自己经理的脑袋上享受着他的舔舐。
  直到淑萍狠狠的摔门而去,淑凡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跑出去追自己的姐姐了,她想跟姐姐解释这一切都是自己情愿的。卧室里剩下黑子一个人在那里回味着刚才淑凡的美味。
  淑萍当然不会走远,连楼梯都没下就被妹妹拦住了,一通解释。淑萍装作不买账还故意大声说明天要去公司告黑子霸占奸淫自己的妹妹,要让黑子身败名裂。淑凡一听就急了,向姐姐解释这都是自己情愿的,自己喜欢黑子;并承诺愿意答应姐姐的一切条件,只要不让黑子难看。
  淑萍见机会来了便说道:淑凡啊,你看你姐跟你姐夫感情不好都没什幺性生活可言。而你姐我又是个这方面需求比较强的人。要不你把你这小男朋友跟我介绍一下咱俩一块玩?
  淑萍这话说的淑凡直接愣在了那里。
  淑萍见淑凡愣了,便又悠悠的改口道:哎,算了。看来你是嫌弃你姐姐了。想想以前咱俩寂寞的时候一块在一起玩的那些小游戏。也罢。不勉强你了。淑萍说着转身要走。
  淑凡拉住姐姐的胳膊:姐,我,我,我是怕我经理不愿意,要不我去试探一下?
  淑萍见有戏,便说道:他不敢不同意,他要不同意我就说他要强奸咱俩。
  黑子「被迫」跟淑萍、淑凡姐妹俩一块度过了一个疯狂的夜晚。淑凡被黑子草的当晚虚脱,双腿无力,一用力腿根就疼休息了一个星期。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黑子都沉浸在淑萍、淑凡姐妹俩左拥右抱的温柔乡里。而淑萍、淑凡姐妹俩的蜜穴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也得到了性福。沉浸在这种美好的生活中。
  (本文完,黑子系列待续)感觉有童话故事的赶脚,从此以后他们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还是不错的。故事可以,但写的不行,太简单了,需要更加曲折一些,才能吸引人。写的太赶脚了,而且跟辣手摧花的没什幺关系能把做爱情节描写的细腻一点就好了,还有姐妹花一起服侍楼主的情景姐妹花男人的最爱,但是感觉格局有一点点小。。最喜欢几个女子服饰一个男主角的故事。感觉会更有看点这跟辣手吹花好像没啥关係吧?而且前面好像还少了一些文章太直接了 没剧情这年头想安心的泡个小妹也不容易,还要点钱去租个房,不过主角也蛮性福的需要把做爱情节描写的细腻,姐妹花一起服侍得到了性福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小色哥,哥哥去,哥哥射,坏哥哥,每天更新(无毒):www.xsg9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