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性爱故事  »  阑尾炎的邂逅

阑尾炎的邂逅

当初的那一次经历,是让我很惊奇,很难忘。应该算是艳遇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我认为,应该说是一次人生的旅途。  
 
  当时的我身体不太好,阑尾炎。或许那东西对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只是发作的时候,让人痛不欲生,但是当我知道自己有这毛病的时候,每天总是忍不住用心思去感受一下那片溃烂的地方,可能是心理作用,我总认为那地方隐隐作痛,不自觉的去按一按,揉一揉,一来二去,不痛也被我弄的痛了。  
 
  既然痛了,自然得做个手术。恰逢五一长假,加上单位年假长休,我共抽出了近20天的时间,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挂了号,看了医生,就被丢在那洁白的房间里,三张一米宽的其中一张上,等待着刀锋的降临。  
 
  其实我完全可以去做一个微创,前后加起来不过几个小时,而且还不用那么痛,但当时的我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受到了影响,感觉微创总不那么放心,因为我妈的胆结石,就是微创手术,结果二次住院,让我对医院,对微创,感觉不是那么好。不管怎样,我已经住进去了。  
 
  前两天并没什么事,医生每天例行检查,无需打针,也没开什么药,活动自如。因为我这间病房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每天都那么无聊,除了看天花板、玩玩手机大发时间,也就看着那些年轻的小护士在楼道间穿梭走动,能让我略微的提起些许兴趣。  
 
  手术的时间是在我住进医院的第三天,为了保证手术,必须把阴毛剃掉。说实话,我还从来没尝试过把我那一丛乌黑亮丽的毛发清理掉,更何况是让别人来进行一项工程。  
 
  来的是一个20多岁的护士,这是从她们同事间聊天时候得知的。身材娇小,加上她那让人误判的孩童般得脸蛋,我怎么都无法将她跟20多岁联系起来,总觉得她应该是一个16左右的未成年。  
 
  “造孽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忙碌的奔走在各个病房间的时候想法。  
 
  那天傍晚,她走进我的病房,手里拿着一次性剃须刀跟一管软膏。看那软膏的外表,我实在是有点不敢让那东西沾上我的皮肤。  
 
  “把裤子脱了。”她的表情有些冷,语气中透露出她有些不开心。  
 
  我当时很想对她说,我有招惹你么?不过我没有开口,反而是将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胸牌上,那个显得很是细小的头像旁,徐艳两个字十分醒目,同时心中做出了一个判断:36C。  
 
  或许是我的目光起到了提醒的作用,她将手里的剃须刀和软膏放在床边,语气柔和了些,道:“快点啦。”  
 
  “真脱啊?我能不能自己来啊?”虽然已经知道了南尾炎手术得剃掉阴毛,但是看到她的到来,猜出她的意图,我着实有些不能接受,一个陌生的女人,在自己最为重要最为隐秘的部位摸索,不由自主的伸手将裤头往上拉了拉。  
 
  “你是不是个男人啊,磨磨唧唧的。让你自己来万一搞不干净怎么办?快点脱了,搞完我好下班。”她看了一眼手上的表,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是不是男人?搞完?”我心里狠狠的一抽搐,怎么感觉那么别扭,我是不是男人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过看着她的表情,我还是随着她的话,把裤子拉了下去,在即将把下体暴露在她眼前时,停了下来。  
 
  我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让她的耐心受到了挑战,有些粗暴的把我的裤头往下一拉,将我整个下体掀了出来。  
 
  低下头细细的看了几眼我的小弟弟,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想的,顺手还将我有些弯曲的阴毛像梳头般顺了顺,最后停留在了我小弟弟的身体上,随手一抓,就将我的第二生命控制起来。  
 
  “下面应该是涂软膏了吧。”当时的我,自以为是的想着。谁想她不但没有去拿软膏,反而把鼻子凑在了我的小弟弟上闻了闻,轻声自语道:“还不错,蛮香的。”  
 
  我的那个冷汗啊,她的话语让我怀疑我是不是进错了地方,可让我震惊的还没到。  
 
  不知是她有意所为,还是下意识的动作,在抬起了头得瞬间,抓着我小弟弟的纤纤玉手上下撸动了几下,细腻的皮肤,微凉的触感,我那不争气的小弟弟在如同一个气球,被她的小手猛的打入了大量的空气,在短短的两秒钟之内竟然昂然起立,向她敬了一个注目礼,还不忘朝她流出了一滴口水,粘在龟头的顶端,晶莹的折射着房顶的灯光。  
 
  惊人的变化让她的手触电一般的松开了手,感受着我鸡巴的巨大,一声“好大”的惊呼从她的嘴里蹦了出来,在触到门得瞬间被弹了回来,没有影响到外面的那些穿梭的护士。随后又不舍的握了回来,死死盯着我龟头上的那一滴晶莹。  
 
  我眼看着她的喉头动了动,而后在我有些呆滞的目光中,低头,伸舌,勾动,一气呵成,瞬间就让那一滴小水珠消失在了她的红唇之下。  
 
  在那一瞬间,我着实有些不知所措,为何在手术前,剃阴毛的时候,这个幼童似得护士会舔我的鸡巴,是我用了将近半年都没能想通的一个问题。  
 
  只是事情才刚刚开始。舔掉了我鸡巴上的液体之后,她抓着我鸡巴的手不停的上下动了起来,像是要帮我打手枪,却又不像,那动作之轻柔,像是对待一个自己珍藏已久的玩具,难得拿出来再看看,细细的抚摸一般,另一只手,竟在不知何时,悄然从护士服的接缝处伸了进去,明显的起伏,让我知道她此刻正在扣弄着自己的下体,也不知道在她的护士服下,已经流出了多少淫液。  
 
  她好像已经忘了来的目的,两手的动作对她已经不能满足,缓缓的低头,用那红润的嘴唇含住了我的硕大,没有一点动作,仅仅是这么一含,跟她隐藏在衣服下方的手淫给我带来的视觉效果,已经足够让我欲血沸腾。  
 
  撸动的动作是那般的舒服,我已经有些喜欢上了这里的感觉。鸡巴的感觉让我有种叫喊出声,引来外面的女人欣赏我俩这份剧情的冲动。  
 
  在她吮吸我的龟头,抚弄我的鸡巴的时候,我开口说了一句后悔很久的话:“,是不是先帮我的毛剃了再来吃啊?”  
 
  她的身躯一僵,像是做了一场梦,猛然惊醒过来,脸上的神情冷的可怕,吐出了嘴里的鸡巴,抽出了裤子里的手,随意的在我鸡巴上涂上了一层软膏,狠狠的刮弄起来。  
 
  当时我只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好端端的说什么话,这下可好,温柔乡享受不到,还让人家把鸡巴刮的生疼,那感觉那像是给病人剃毛,完全是菜市场里的那些屠夫,在用杀猪刀整理着砧板上的肉啊。  
 
  她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没有再给我享受那份温柔的机会。直到她离去很久,我才真正清醒过来。我的裤子依然停在刮阴毛时候的地方,可能是怕其他护士看到,徐艳已经将门带上了。  
 
  摸着被刮的光秃秃的地方,看着鸡巴上还没有干的口水,我不由悔恨,如果没有说那句话,任由她继续下去,再发点狠,将她抱上床来,是不是能在这个医院的病房内,有一番别样的享受呢?  
 
  手术很成功,徐艳在那天之后也没再来过。  
 
  3天后在办理出院手续时,远远的看到她在为病人打针,出去的时候迎面走过,她没在我身上哪怕是一瞟,直接走进了护士站,好像,那天发生的事情是我的梦幻,而她,压根就不认识我一般。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这段经历会成为我人生漫长旅途中一个微不起眼的小波澜,却不想在三个月后的那一天再次相遇。  
 
  夏日的阳光很是毒人,灼的大地丝丝吐着热气。特别是在下午2点,水泥地面上的温度透过厚厚的鞋底,即便是在袜子的包裹下,脚掌依旧感觉生疼。  
 
  单位在三天后与合作伙伴有个重要会议,我得去定酒店与会议厅。途中经过那家医院,正张着大嘴趴在炎热之中,吐着一丝有一丝的寒气,不停的吞噬着健康或病患的人们,卷动着世上最是无情的轮回,带起一阵阵生者的欢愉、死者的悲伤,以及随之而来的温馨、无情,和睦,争执,即便是走在马路对面的我,都感觉到那股发自心底的感觉,直渗得慌。  
 
  紧走了几步,想要离开这处地方,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那个小护士,徐艳。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是否还会抓着病人的下体,偶尔来那么一下别样的,记得曾经听说过,医院有护士用性来唤醒心脏病人,不知道她是否这样做过。  
 
  办完事,已经接近傍晚。太阳已经被群山拉下去睡了,只留下昏暗的光芒仍然提醒着人们,它在头顶飘荡了大半天。虽然温度依然降下来了,但是空气中依旧那么干燥。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是否要去喝上一杯,以压压着烈人的暑气,就发现前方有个纤秀的身影,低垂着头,走的很是落寞。  
 
  徐艳。反映了近5秒,我才想起,这个女人,正是中午时分我想到得那个小护士。  
 
  “嘿!”站在她前方2米左右,我一脸笑容的朝她打了个招呼。  
 
  被我挡住了去路,她下意识的抬头看来,听到我跟她打招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问道:“你是?”  
 
  我用手比划了个撸的动作,说:“三个月前,南尾炎。”  
 
  “是你啊,身体恢复了吗?”她扯动嘴角笑了笑,看起来是那么勉强,似乎自己也感觉到了,低下了头,犹豫了一下,抬头正色道:“你能请我喝一杯么?”  
 
  “好。”刚有去喝酒的想法,何况此刻还有美女相伴,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而后就是一阵暗喜,我的酒量不说八两也得半斤白酒,更何况她主动要求我请她,可不会有机可趁么?不知不觉,脑海中闪现出在医院时候,她那只小手抚摸着我下面的感觉。  
 
  去往饭店的路上,她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脚步很虚,完全是拖着走,像是被一把看不见的线牵引着。  
 
  到了我常去的饭店,随意点了几个菜,要了5瓶啤酒,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盯了足足有5分钟,愣是没有给我任何反应。  
 
  “先生,您的酒。”旁边服务生把酒菜送了上来,并把酒瓶打开。  
 
  “来。”给她倒上了一杯酒,我将杯子举到了她的面前,“感谢在医院的时候,你对我的照顾。”  
 
  她一愣,像是在回想我说的话,而后端起酒杯,一口灌了下去。  
 
  杯中的酒液顺着喉咙流下,冰凉的感觉直透肺腑,爽的我全身一哆嗦。  
 
  “最近怎么样?”我俩同时开口,都笑了。  
 
  “就那样吧,每天上班下班,忙忙碌碌。你呢?”我把杯子再次倒满,说道。  
 
  轻咬了下嘴唇,没有开口,抬手将我刚倒满的酒一口灌下,抬手喊道:“服务员,来瓶白酒。”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要用酒来发泄?”虽然我不想去打听她的伤心事,但毕竟白酒不是啤酒,万一出个什么问题,可不好收拾。  
 
  白酒很快就送来了,拧开瓶盖,她对着瓶口就是一通猛灌。看着她逐渐红润的脸颊,我心里忽的被揪起来一般的疼痛。  
 
  按照我的习惯,我会看着她喝下去,然后慢慢的开导。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劲,伸手抢下了酒瓶,用力摔在桌上,沉声喝道:“有什么伤心事至于这样糟蹋自己么?”  
 
  “呜呜•••”莫名的,她双手捂面哭了起来,搞得我好不尴尬,手足无措的赶紧找纸巾给她擦泪。好不容易把她的泪给止住了,饭菜却没了胃口。  
 
  草草的吞了几口下肚,看着她满脸凄苦的表情,无由来的一阵烦闷,之前脑海中幻想的镜头早已不知所踪。起身结了帐,半搂着已然喝醉的她,问道:“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挂在我怀里的她,转头喷我一脸酒气,结结巴巴的说着:“不要•••回去,你•••带我去开房。”  
 
  环视四周,出来享受傍晚这份凉意的人流汹涌不断,我怎么也不合适把她一个人丢下,带回家还会被误解,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没有理会宾馆前台暧昧的目光,我搀扶着她走进了房间。  
 
  把她放到床上,解开脖子处勒得有些难受的扣子,长长出了一口气,打算离开。还没转身,就感觉手被她死死抓住,抱在了怀里。  
 
  若按照正常,我应该顺着她的动作压上去,掀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底裤,狠狠干上一场。可是她之前的表现,让我没有半分欲望,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要将手抽出来。  
 
  随着我的动作,她的身体翻动了一下,方便我抽走被抱在她怀里的手。只是刚出来,感受到怀中空空的她,猛的一个鹞子翻身,扑在我的怀里,找着嘴唇就是一阵狂吻,边吻边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满嘴的酒气,疯狂的动作,一双纤秀的小手上下摆动,不足一分钟就把自己的裙子彻底掀了下来。  
 
  胸前的一对奶子隐藏在薄薄的胸罩下面,只留下顶端的一抹白皙,淡绿色蕾丝内裤,身前镂空的布料中还能隐隐看到浓密的阴毛,用手探去,内裤下面早已湿了一片,再看她红润的脸庞,满是笑意上的双眼哪里还有醉意,一缕浓浓的情欲藏在满眼的狡黠中,看得我怦然心动。  
 
  在她灵巧的小手下,我的衬衣没有支撑下30秒,就连内裤都在瞬间被去除。  
 
  当她的小手再次摸到我小弟弟的时候,那不争气的家伙像是打了鸡血,见了熟人一般,上蹿下跳的摆动着朝徐艳打着招呼,看得她“噗嗤”一笑,蹲下身子亲了它一口,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赏你一口。”  
 
  我那颗脆弱的心啊,“砰砰”跳的像是刚跑完一趟5公里,喘着粗气问道:“你没醉?”  
 
  “我若真醉了,你我能像现在这般么?”她笑着,一口将我下身的突起吞了进去。  
 
  柔软的嘴唇,灵巧的舌头,没有半分齿感,小手紧紧抓着鸡巴的根部,头不住前后摆动着,不是用舌头从鸡巴的根部舔向龟头,舌尖临摹着鸡巴的线条,触动着那一根一根的青筋,一股股强烈的快感加剧着我体内血液的流动。  
 
  我“嘶嘶”的抽着冷气,心里还想着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不然为什么要装醉,还要我跟她开房,哆嗦着试探性的问道:“你们医护人员是不是都学过这个啊,男人的兴奋点似乎都被你们知晓了。”  
 
  “舒服吗?”她没有给我想要的答案,一边吞吐着我的鸡巴,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  
 
  随着她的动作,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感觉鸡巴涨的如同要被撑爆,一股股舒爽的电流和膨胀的疼痛不停的在鸡巴内战斗,争夺着主权,偏偏她的舌头还不住的逗弄着,加剧着。  
 
  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管她知道多少,又是有什么目的,一把把她掀翻在床,扯下了她的内裤。在鸡巴即将进入她体内的时候,她突然转了个身,害得我一下顶在了被子上。  
 
  我全力的压制着体内的冲动,有些苦恼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又要玩什么花样。  
 
  慢慢的在我眼前甩掉了内衣裤,爬到了我的身边,轻声道:“刚才爽吗?”  
 
  我点了点头。哪里是爽,,简直是爽爆了,看我正打着颤的腿就能知道。  
 
  “你是爽了,我怎么办。”她那稚嫩的脸蛋上堆起了不开心,撅着嘴的样子看得我好不自在。好在我知道她想要什么,跳上床,抬起了她一条腿就把头埋了进去。  
 
  疯狂的啃着她的阴唇,吞噬着她汪汪一潭的淫水,我的舌头在她的阴蒂跟阴道口处打着转。  
 
  或许是刚才为我,她已经春情泛滥,下面骚痒难忍,被我的舌头一扫,阴唇就张开了。双腿狠狠的并拢,把我埋在她下身的头颅夹住,不停的用力挤压着,像是要把我的整个头部都塞进她的阴道。  
 
  我的耳朵已经被她的大腿完全封闭,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有的只是她体内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和床因为她的颤抖,经由她的身体传来的动静。鼻子隔着一公分的距离,贴在她的菊花瓣那,随着呼吸,喷洒这热气在她的后门,眼睛清晰的看到,她粉红的菊花随着我的呼吸一松一驰,漂亮极了。  
 
  我不住的舔动着她的阴部,鸡巴则在她的眼前晃动着,没有经受挑逗,已经感觉没有那么肿胀,舒服多了,只是多了那么一丝的空当与冷落。  
 
  就在我的这种感觉升起,还没吞下几口她阴户分泌出的淫水,就感觉鸡巴再次被吞吐,没有了视觉的感受,无知的慌乱让鸡巴上的感觉更加明显,就在她舌尖扫过马眼的刹那,我爽的一时没忍住,舌头一顶,突到了阴道内部,狠狠的在她尿道口的位置刮了一刮,一股腥咸随着舌尖传到脑域,异样的感觉使得我用力顶动了屁股,就感觉龟头进入了一个紧窄的通道,而后她的双腿一紧,就松了开来。  
 
  一阵剧烈的咳嗽,伴随着她那双的松开,冲击着我的耳膜。怜惜的拍着她的背,亲吻着她的额头,想要将她的难受平复。  
 
  一把将我推倒在床,她低头狠狠的在我的胸口,奶头上方的位置,张嘴咬去,咬住了还不忘抬头,拉着我的那块肉扯了扯。  
 
  “啊!”我痛得直呼,又不敢伸手去打,这一声痛苦的呼叫刚出来,就变成了“哦•••”的一声长吟,原来她在咬我的时候,张开双腿,屁股一坐,把鸡巴纳进了她那湿润的阴道里去。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超过单纯的快感,那是胸前的疼痛和下身的舒爽共同作用下带给我的脑域的,快感来的是那样的强烈,我的整个身躯紧紧的弓起,像是迎接她的撕咬,让我在那一刻有了一种感觉,我是不是一个受虐狂,在做爱的时候被那么凶的咬上一口,居然能得到更加剧烈的快感。  
 
  只是我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答案,因为她已经摇动起了她的腰,带动着她的臀,摩擦着我的耻骨,揉搓着我的鸡巴,如同一条生产链,源源不断的生产出一波又一波,一浪强过一浪的快感,点击着我的身体。  
 
  我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女人在做爱的时候会这么疯狂,让我有了一种错觉,她是想要把她胸前的那对丰乳甩掉,好减轻它们给身体带来的负担;又似她的臀部下有什么东西,要借我的身体去除,就像鼠磨牙一般,这样才能舒爽。  
 
  鸡巴像是被一根线牵连在了她的阴道内部,在如此疯狂的动作中从未脱离她的阴道口,我的那番短短的包皮如同一团棉线,任由她的阴道搓动着,毫无怨言。  
 
  房间里早已杂乱不堪,到处都堆放着两人似痛苦似欢愉的呻吟,在不知道前多少个还未曾消退的时候,新的已经从嘴里产生,“啪啪”的肉体撞击让房间里充满着动感,“嗯嗯啊啊”的呻吟将屋内刷上了一层又一层情欲的朦胧。  
 
  “啊•••嗯•••”她的身体猛的绷紧,全身剧烈的颤抖着,阴道剧烈收缩的力度已经让鸡巴有些难以承受,但身体的动作还在不断的夹吸着,我感觉鸡巴此刻像极了套上了紧箍咒的孙猴子,尽施变化无法逃脱,紧紧箍住鸡巴的阴道肌肉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疼痛,摩擦带来的快感将我送上了新的巅峰。  
 
  我是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早已不甘在一个女人身下承欢。在她享受,全身疲软的同时,我费力的占据了主导,开始了新的一轮征战。  
 
  鸡巴在我的努力下猛烈的发动着攻势,一下又一下的打击着她柔弱不堪的身躯。我不知道女人的承受极限是多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我能坚持这么久。不算前面的口交,她的乘骑,加上我的操干,两人差不多交合有40多分钟了,是我平日的两倍。不过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也不想去管。  
 
  身体的欢快已经让我没有了多余的思想,鸡巴的挺动完全在靠着本能。从开始的观音坐莲到了老汉推车,从房间洁白的床上到了角落的椅子上,再到窗台,我们除了坚持着下体的动作,看谁先放弃求饶,已经只能被身体的快感激的发出呻吟。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的第二次高潮来的有些慢,在我的脊柱感觉麻木,头脑眩晕想要倒下的时候,才听到她再一次的长声叫喊。  
 
  鸡巴终于是败了,在她的阴道拼命吸吮下,败了。精液“噗噗”的被射了出来,打击着她的子宫,冲向她的体内。最后的那丝紧张,和乏力之前的那股力量,被她用来死死的勒住我的身体,如同要将我融入她一般的紧紧抱着。  
 
  生命最原始的运动,终于停止了。我和徐艳除了胸部肌肉在本能的作用下剧烈的拉扯着,其他的每一处地方,都不敢有丝毫的牵动,生怕稍一动作,因为高潮而绷紧的身体,就会在瞬间支离破碎。  
 
  浴室的水流再次被打开了,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拖着脚跨进浴缸,她再次做到了我的鸡巴上,即便是已经缩的如同一条蚯蚓,她还是用那有些肿胀的阴唇,亲吻着那条刚才让她费力叫喊的鸡巴。  
 
  “你为什么会想要跟我开房?”疲惫的我,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却发现躺在我身上的徐艳,已经在热水的浸泡下,睡着了。  
 
  第二天的清早,因为工作,我起身结账离开,留下了我的邮箱跟手机。  
 
  4个月后的大年除夕夜,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和一封邮件,让我终于明白了,她那么做的原因。  
 
  学生时代的疯狂,不是处女的她,无奈的得不到男友的信赖。不知为何,男友不愿碰她,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性爱的次数只有寥寥7、8次。经常性的看到男人的下体,她的心里早已渴望。那次看到我硕大的鸡巴,和迷人的味道,她就有了跟我发生关系的冲动,只是被我那一句话,生生给打破了。  
 
  邮件最后,她给我写了一句让我很是伤感的话语;“谢谢你的身体,让我享受了女人的欢愉。今生难忘的你,将陪伴我走过一生。有缘还想再来一次,你是我将珍藏一生的男人。”  
 
  看到的时候好想去找她,只是身在远处的老家,我无能为力。  
 
  事隔三年,我已为人父,为人夫。只是那个如幼童的护士,仍时不时停住脑海。  
 
    
    
 
 
优惠了!就是任性!描叙中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如第二次见面时的装束,酒精影响的话,很真实的文章!护士也是女人呀她也有性欲的。患者见到漂亮的白衣天使,大都会意淫的吧这个我喜欢我也得过阑尾炎,也去过医院,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呢通篇经典,字字畿珠,一篇色文,无限情怀,小女子性的压抑,大男人的好色贪婪通篇处处恪守对仗,收尾呼应又恰恰妙语连珠。 
经典的赏析: 
 
        “途中经过那家医院,正张着大嘴趴在炎热之中,吐着一丝有一丝的寒气,不停的吞噬着健康或病患的人们,卷动着世上最是无情的轮回,带起一阵阵生者的欢愉、死者的悲伤,以及随之而来的温馨、无情,和睦,争执,即便是走在马路对面的我,都感觉到那股发自心底的感觉,直渗得慌。 ” 
 
        “太阳已经被群山拉下去睡了,只留下昏暗的光芒仍然提醒着人们,它在头顶飘荡了大半天。虽然温度依然降下来了,但是空气中依旧那么干燥”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赏你一口。”  
 
        “双腿狠狠的并拢,把我埋在她下身的头颅夹住,不停的用力挤压着,像是要把我的整个头部都塞进她的阴道。 ” 
 
        “谢谢你的身体,让我享受了女人的欢愉。今生难忘的你,将陪伴我走过一生。有缘还想再来一次,你是我将珍藏一生的男人。”  
 
  “我的耳朵已经被她的大腿完全封闭,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有的只是她体内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和床因为她的颤抖,经由她的身体传来的动静。鼻子隔着一公分的距离,贴在她的菊花瓣那,随着呼吸,喷洒这热气在她的后门,眼睛清晰的看到,她粉红的菊花随着我的呼吸一松一驰,漂亮极了。”  
 
  “我不住的舔动着她的阴部,鸡巴则在她的眼前晃动着,没有经受挑逗,已经感觉没有那么肿胀,舒服多了,只是多了那么一丝的空当与冷落” 
 
楼主第二段写的还可以~第一段太夸张了吧~除非你住的VIP病房,但是阑尾炎小手术不可能给你住那么贵的单人病房吧,再者不是VIP病房里就还有别的病人,别说拉了帘子就好了,但是帘子很薄绝对放映出里面的情况。护士在骚也不能骚到这种程度,他们大大小小鸡巴看的太多了!!!楼主文笔相当不错,有种古龙故事的风采。故事本来就是编,何必较真呢,楼主完全可以把这个故事再编成长篇连载,可以遇到不同的护士,后来又有不同的良家。我想效果肯定不错,再次支持楼主!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小色哥,哥哥去,哥哥射,坏哥哥,每天更新(无毒):www.xsg9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