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性爱故事  »  留学前的特别招待

留学前的特别招待

高考结束了,我不出意外的没有考上大学,或者说我对一些交钱就能上的大专完全不感兴趣。家里人没有办法,决定给我安排到日本上学。  
 
  当签证正式下来后,少不了和众多好友的一番告别,几天下来酒局不断。  
 
  今天刚刚结束,在KTV结账后正要离去,发现好友牛哥和她的蕾蕾还在门口,见到我出现,牛哥开口到:“我这酒劲没散,回去不好睡觉,走,哥哥请你按摩去。”这时已经是十一二点了,我喝的头晕脑胀只想早点回家舒服的睡一觉,于是婉言拒绝,岂料牛哥一再坚持,我推脱不过只好跟着去。去的正是牛哥女友蕾蕾家的按摩院,规模不是很大,不过装修还不错。  
 
  我不算是初哥,但从没经历过换场,这时候并没有多想,对于这些小规模的按摩院不了解,可因为是朋友家的店,却也不认为我会在这里接触什么。此时的我只想着按按摩来戒酒也挺不错,既来之则安之。  
 
  牛哥和蕾蕾找了一个管事的安排后,对我说:“你一会自己好好休息,我和蕾蕾就不和你一起了”看着他那暧昧的笑容我以为这二人是要单独在一间房内方便“行事”。  
 
  于是我独自在房间内换好衣服躺在床上等按摩师。没多久进来了个很漂亮的女人,画着淡妆,身着粉套装短裙,裙子极短,修长的双腿上套着肉色,我心想这牛哥太够意思了,自己跑去吃肉也没忘给哥们一个满意的安慰。女按摩师见我直愣愣的看着她,问我看什么,很好看吗。酒后的我也多了一份大胆,说你这样好看的真的很少见。她笑了笑,说你朋友交代了,叫我好好招待你。  
 
  我躺着床上享受着她对我头部的按摩,舒适的感觉加上酒醉的疲惫让我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先是感到大腿根部一阵冰凉,之后便是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随后醒来的我意识到对方的芊芊素手正温柔的抚弄着我的分身,这阵仗让我体会到从没有过的,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推油,以前只听朋友提起过而一直没有勇气尝试,想不到牛哥这么敞亮,圆了哥们我的一个小梦。  
 
  我没有让自己过于清醒,还保持在昏昏沉沉的状态里,男人在沉睡后苏醒时的勃起,遇到这种销魂的对待让人感到极度的美妙。我以为这时只要等待最后的发射就可以了,于是我微睁双眼看看那美丽的按摩师,这时的她侧身坐在我的身旁,短裙包裹下的双腿之间若隐若现,大腿贴在我的腰间让我色不思蜀,双手不听使唤的贴在了女技师的大腿上。女技师见我醒来再次笑了一笑问我怎么样,舒服吧。我说舒服,我都不想睡觉了。她说还有更舒服的呢。在我还没反映过来之前,已经低下头含住了我的分身吞吐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只感觉下身传来的一阵阵清凉让我舒服的快要呻吟起来。我心想这次算是长见识了,没听说推油还给舔的,一定是牛哥和蕾蕾要求按摩师好好招待我的原因,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牛哥。接下来,就在我舒服的静等最后一刻到来时,按摩师却吐出了我的分身站了起来,这让我感到一阵空虚,我疑惑的看着她。没想到她就在我旁边,将裙子内的内裤褪下放在身边,并取出了一个安全套给我套在分身上,然后跨在了我的身上。我承认我到这里后就有这样的一丝期盼,但从未经历过换场镇长的我对于找小一事还是很有些忐忑的,以至于一直没敢下定决心涉足,而且刚刚经历的步骤也让我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和满足,没想到对方会将服务进行的如此彻底,我这一刻对牛哥的谢意简直有如滔滔淫水,连裆不绝。  
 
  那按摩师手拿着我的阴根最后套弄了几下,对着她的阴道缓缓蹲了下来。随之,我感到我的分身进入了一片温暖湿润的空间。以前曾听人说找小姐的人,都是“牙签捣米缸”,也许是对方年轻的原因,我感觉此女的阴道并没有松弛的感觉,我口才不佳不是怎么说话,没有问她的年纪,不过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在坐下的左后一刻,我见她轻皱了一下眉,微微有些自喜,想必我的长度还是能给她一些压力的吧。她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我清晰的感到阴茎在其内壁摩擦,将对方的胸衣褪下,双手抚摸着对方白嫩的双乳,乳房不夸张,但是也有一定规模,并且挺翘。不过躺着下方的我渐渐的有些不满足于对方的频率,开始挺到腰身,跟随着她的节奏而加大力度,这样一来,跟了按摩小姐加大了刺激,使得她渐渐呻吟了起来。这个体位我不好发挥,于是我要求汉推车的姿势来一阵。随后便开始了我的策马扬鞭。我感到了急佳的状态,抽查的频率异常的快,而且其根深入,把小姐的屁股撞击的啪啪直响,可这些都不及对方呻吟声的穿透力,早在我老汉推车刚开始,按摩小姐已经抵挡不住我的攻击,开始了不再压抑的呻吟声。也许是体内酒精残留的缘故,即使兴奋异常,我竟还是没有要射的征兆,看着已被我征服在胯下的按摩师,我当然不会有心软,而是依旧狠狠的抽查着对方的嫩穴。又过了一会听到她喘息着说道好弟弟,换个姿势,你太棒了,姐姐被你干的快不行了。我呵呵一下,拍了一拍她的屁股,将她翻过身正面对着我,抬起了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和凌乱的头发,将我的下身送进了她的体内,这时对方的身体已经处于敏感状态,被这第一下的其根插的微微一抖。我知道我的龟头定是顶在了对方的花心部位,这让对方身体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刺激。我渐渐加快了抽查,按摩师的叫声渐渐的让我有些支撑不住,精华似乎要破关而出,就在我刚想拔出阴茎少做缓冲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楼主我的身子将香唇贴在了我的嘴上,疯狂的吸允着我的舌头,她的身体微微抖动,阴道内似乎更加湿润。这让我再也把持不住,狠狠的抽查了最后几下,软在了对方身上。  
 
  休息了一会,按摩师似乎缓了过来,搂着我亲了几口柔柔的说你真的很棒,让姐姐有了一次特别的体验。我说姐姐你也很棒,而且真的很漂亮。她笑了笑起身跟我告别后走了出去,我知道难忘的今晚算是结束了……想不到第一次经理小姐的感觉是这样美好,但我知道这不可能代表全部,因为换场只是发泄欲火和躺着赚钱的场所,这样的按摩师并不多见,而且还是牛哥和蕾蕾安排过所以我体会的自然就舒适一些。  
 
  我不知道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已经瞧瞧观看了全部过程。而且今宵注定比我想象的更加难忘  
 
  我见时间已晚,回家难免打扰家人休息,所幸提前打过招呼晚上玩的晚就在好友家过夜,所以也不用再对家里人打招呼,打算去洗浴中心睡一晚,于是正要穿好衣服离开,不想蕾蕾却突然走了进来,这让我吓了一跳,我刚刚至穿好内裤,面对这么一个女子的闯入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蕾蕾长相过得去,身材也不错,明明年纪不大却穿的很成熟,和牛哥在一起没多久,平常跟我们玩的很疯,吃喝嫖赌抽除了嫖以外样样俱到,十足的大哥女人。  
 
  这时闯进来笑眯眯的看着我,定是想看我的笑话了,可没办法,自己控制不住,而且大男人做个爱还能有什么丢人的。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等一会进来,我这衣衫不整的!牛哥在哪呢?”蕾蕾说:“你害羞个什么,刚才你们那么大声也不见你不好意思。你牛哥被他爸喊回去了,他爸最近生意不顺,他不敢蹙他爸的眉头。”听她提刚才的事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正要说写什么的我无意间发现她的眼神盯着我的内裤,此时孤男寡女,处在一个床事气息还未散尽的房间内,让我突然想到是不是今晚注定难以平静。  
 
  蕾蕾是牛哥的女友,我们平常虽然可以开开玩笑,但是朋友的女人我还真的没敢有什么想法。我问她为什么还没回家。她说这里一般有后门连接楼上的住宅楼,平时都在楼上睡觉,现在小姐们要么被出台去了,要么回去休息了,她是特意下来看看对我的招待怎么样。说罢又盯着我的裤裆看了几眼。我感到被一个比我小2岁的姑娘调笑略有尴尬,说今天的招待真的不错,我正要打算回去,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并不算是我的真心话,可真让我做点什么我又不敢过火。可没想到蕾蕾说:“天已经晚了,店面都关门了你就在这里对付一晚吧,我可是听说你刚刚异常的神勇呢”。我对于她的一再挑衅实在难以忍受,便玩味道:“留下来你陪我睡吗?”蕾蕾听罢再一次瞟了我的裤裆部位问道:“你行吗?呵呵,你敢嘛?”我擦的,这两个问题任何男性都不会答一个不字,看着她那轻蔑的表情,我猛地冲向前去搂着她亲了起来,却没想到得到了蕾蕾的火热回应,她主动的伸出舌头与我的舌头纠缠,双手紧紧用着裸露我的身体、这一刻我忘记了她是我朋友妻这个事实,脑海中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可以与我互相满足欲望的异性,我的手在她的全身游走,蕾蕾的身材发育的极好,虽然年小却已经规模显现,紧身T恤下的双乳饱满挺翘,我摘除了她的胸罩后发现一只手竟然把持不住。另一只手游向她的下盘,她的下身穿着一件牛仔短裤,我的手自她的后腰处伸进后揉捏着她的翘臀,手指划过股间,发现哪里早已泥泞一片。  
 
  我拥着她倒在床上,用已经坚硬的下身顶在蕾蕾的小腹处。问她:“你看我现在行不行?”蕾蕾吃吃的笑着将手伸进我的裤头轻轻的搓着我的阴茎,道:“行是行了,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我都已经如箭在弦,又岂能临阵逃脱,这时精虫上脑,那还有半点理智,埋头继续和蕾蕾亲吻了起来,都是加强了手部的挑逗。我将她内裤解开,蕾蕾抬起腿配合着我将她的短裤和内裤一并褪去,然后张开双腿,感受着我对她阴部的抚弄,同时她也继续用手抚摸着我的下身,我没想到她这么配合,看来此女果然水性杨花,但如果不是如此,又怎能让我别有体会呢。总不能吃饱了骂厨子。  
 
  我一边亲吻蕾蕾一边褪去了她省下的上神T恤,这一刻蕾蕾的身体已经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我贪婪的亲吻着她每一处细腻的肌肤,可此时还年轻的我还不能接受为女人口交,还好蕾蕾也没有要求,不然一定很破坏气氛。  
 
  在我的特别攻击下,蕾蕾居然很快的来了一次阴蒂,想必她有着敏感的身体,而且此时的样子似乎和我一样兴奋,这也更加刺激了我,我正要带上安全套开始征伐这句美丽的身体。“蕾蕾道”我是安全期,你不用带那个“!这句话点燃了我最后一滴热情的血液,我分开她的双腿,分身对准蕾蕾的阴道狠狠的刺了进去。蕾蕾的身体猛地一抖,似乎马上就要泄身的样子再次证明了她身体的敏感,尤其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开始了抽动,沾满对方淫水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蕾蕾在身下发着夸张的呻吟声,我没想到她身体居然这么敏感,不知道是牛哥的开发,还是说她天生就是个媚女,只听她的呻吟声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嗯…好哥哥…我要来了……别停……要喷了…“之类的话,这让我不得不加快动作看看是否能亲身经历传说中的潮吹现象,那蕾蕾被我插得神魂颠倒,直喊着”来了…要来了…“的话,我举起她的双腿狠狠的继续动作着,每次都其根深入,大力进出,并且频率极快。没多久,终于蕾蕾的身体一震不规则的抖动,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身体,我感到龟头处似有一阵热流激在上面,却没见到她的潮吹,这一期间我并没有停下攻势,而是保持着强力抽查的状态,我也让蕾蕾欲仙欲死,既然是偷情,就一定要刺激才对。蕾蕾的呻吟再次想起,只是此时已经没有了平日的骄傲,不断的哀求”好哥哥…你饶了我吧……蕾蕾…要死了…你要…操死蕾蕾吗?“听着她求饶的话让我满足的抽出了下身,当然不会天真的停下,而是要换一个姿势,此时的蕾蕾已经没有了力气配合,被我干的软在一边,我将蕾蕾翻过身体让她趴在床上,在她跨步出用堆起的摊子垫高了她的臀部,这样能方便我的抽查。做好后的我迅速贴上了她的身体,分身再次挺近到她的桃园深处,又是刺激的蕾蕾一声呻吟。我的分身不停的摩擦着蕾蕾的内壁,持续强烈的刺激让的蕾蕾淫水连绵,在快速撞击着她那滚翘臀部的同时,淫水沾湿了我的大腿两侧。这真是难忘的一刻,既是因为蕾蕾这娇嫩的身体,又加上打破朋友妻不可欺的禁忌,让我体验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刺激。此时的我出于最佳状态,年轻健壮的我对上年轻娇媚的蕾蕾注定是一场激烈的大战。蕾蕾早已经被我干的娇喘不止,我贴在她的脑边身上,边蠕动着下身,变问道:”你现在觉得我行不行?“蕾蕾喘息着道”你很帮,蕾蕾快被你弄死了?“我下身狠狠地顶了她两下,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挑衅?“  
 
  这两下又是顶的蕾蕾娇躯颤抖,忙道”不敢了,以后蕾蕾都不敢了,只希望你能温柔点!“我暗香莫不是你还吃上瘾了,可惜吃多了难免不会暴露。于是不再言语起身发起最后总攻击。终于,又是一阵无间歇的强力抽查之后,我将精华尽数喷洒在蕾蕾的阴道深处,身子软软的趴在蕾蕾的身上。事后,我们二人赤裸着身体在一起聊天,郁闷的是她抽事后烟的样子让我感觉是我被她狠狠的爽了一次,虽然事实上她确实要比我爽一些。我说:”你以前都背着牛哥这样吗?“蕾蕾道:”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我到:”还好你不是我的马子!“蕾蕾白了我一眼:”牛哥应该也知道我不老实,不过只要不过分他是不会在乎的。“我顿时极度佩服这对江湖情侣,果然是玩的前卫。蕾蕾见我表情异样,贴过来亲了我一下,道:”和你的感觉真不错,你会忘了我吗?“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也无法肯定,等待我的是怎样的一个人生……  
 
 
 
 
 
优惠了!就是任性!干别人的就是爽这么短啊  有点删节了牛人啊!就是强悍!朋友妻不可欺,是朋友妻不客气吧!文章挺好,就是有点短!有点短了 太不给力了 不过内容和题材不错 加油加油~~~~~~不清楚蕾蕾在这家按摩院是什么角色?老鸨子还是老鸨子的闺女?没办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呵呵!不清楚蕾蕾在这家按摩院是什么角色?蕾蕾在身下发着夸张的呻吟声,我没想到她身体居然这么敏感身下发着夸张的呻吟声,我没想到她身体居然这么敏感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小色哥,哥哥去,哥哥射,坏哥哥,每天更新(无毒):www.xsg9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