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性爱故事  »  上过的一个极品小姐

上过的一个极品小姐

那还得从我高中时代说起! 
 
  2002年夏天正好是我复读高三毕业,由于学业顺利,得到了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所以那一个假期玩得非常疯,家里边也不怎么管我,对于读书时候的门禁也没有了,只要跟父母说一声去哪玩了,父母基本上也不会管。 
 
  补习班时候玩得好的几个朋友也都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所以大家在假期里经常一起玩,又一次大家又一起开包房打麻将的时候,我朋友冲儿跟我没玩,在边上看得无聊,就邀我出去走走。当我们两人逛到我们那地着名的红灯区时,冲儿问我想不想去找个小,那天心血来潮,想自己辛苦读书这么多年来女朋友也没谈过,更说不上与女性的亲密接触了,所以就点头答应了他,我们两瞅着一家店里没有顾客的按摩房,犹豫了很久就走进去了。 
 
  由于那时候我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所以特别的害羞,也特别害怕,这么小一个县城,万一碰上熟人就麻烦了。好在冲儿是嫖客,我想在怎么样他也不会犯那种傻的! 
 
  进去后我就看见有两个小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不敢仔细看,就知道一个有点胖,一个有点瘦,身材还行,年纪估计有26岁的样子,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偷偷的多瞟了她几眼!这是按摩店的老板从里屋出来了,是个男的,估计有四十来岁,我开始以为老板看到我们这样年纪小的就来搞这事,以为老板会吃惊,没想到老板看到后却没什么表情,估计像我们这样年纪的嫖客见多了,老板热情的迎上了我们,还叫沙发上那个我喜欢的小姐给我们泡茶。 
 
  冲儿就和老板边抽烟边和老板聊着,不只是默默的抽着自己的烟,一句话也没多说,这时那小姐把茶端给我后,轻轻的在我手上捏了一把,我顿时脸红到了耳根,那小姐吃吃的小了两下,接着回她的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等冲儿和老板谈成后,冲儿把我拉到一边悄悄的跟我说他这两个小姐都看不上,等老板打电话去其他店里叫个小姐过来,问我也要不要叫另外的,我说不必了,我给他指了指那个给我们倒茶的小姐就说她就行了! 
 
  等老板把小姐找来后,冲儿还比较满意就说是她了!然后才跟老板说我看上了那个倒茶的小姐,老板说行,于是带那小姐就带着我上这他们店里的三楼,冲儿跟那小姐去了二楼! 
 
  当年全国各地房价都便宜,租房子也便宜,所以就他们这个店租的是一幢小楼房,共三层,每层都有几个独立的房间,供给顾客用,没客人时小姐也在这里休息。在上楼的时候我问了那小姐叫什么名字,那小姐说她叫小惠,我想这肯定不是她的真名,但由个代号也好,省得问她什么事的时候只能喂喂的叫!小姐也问了我叫什么名字,那时候虽然单纯,但并不傻,肯定不会跟他说我的真名,平时大家都碗哥碗哥的叫我,我就跟那小姐说你叫我碗哥得了! 
 
  来到房间后小惠并没有打开房间里的大灯,只是把床跟前的绯红的小灯开了,房间里有很浓的廉价香水味,但对于那时候的我就像来到了瑶池仙境一样,脑袋都发晕! 
 
  小惠说她要先上趟厕所,叫我先把衣服脱了然后就走了,我当时很紧张,没脱衣服,只是坐在床边抽烟,一跟烟都还没抽完,小惠就回来了,看到我后问我怎么还没脱衣服,我说我先抽完烟在脱,其实那时候我是害羞,哪敢再女人面前脱衣服啊!小惠却二话不说,两下就把衣服脱完了,只留个胸罩和三角裤,然后躺在床上跟我也要了支烟!其实我当时心里紧张死了,但却没有表露处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瞎聊着,我慢慢放松了下来,灭了烟,也把衣服脱了,只剩下三角裤,跟她并排躺在床上! 
 
  现在想来都好笑,当时两人都脱成那样了,我却一直规规矩矩的,并没有在她身上乱摸。等小惠抽完烟后,她又主动把乳罩和三角裤也脱掉了,白白的奶子和黑黑的深林刺得我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夜把三角裤脱掉,想着我人生的第一次终于要来了。 
 
  可能由于紧张的缘故,我鸡鸡一直都没硬,小惠帮我撸了几下,一下子就翘起来了,小惠抚摸着我的鸡鸡,说真大,当时我全身血液往上涌,一把抱住了小惠,啃起了她的奶子来!小惠哼哼哈哈的叫了几声,摸着的鸡鸡就往她穴里塞了进去,后来小惠才告诉我那他叫的那几声,不过是职业性的叫法,当时并没有动情! 
 
  对于我人生第一次檫进穴里,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的感受,只觉得全身发软,鸡鸡好像被一个温暖的小嘴吸着,觉得当时死在小惠身上也值得了。 
 
  我跟小惠就那样一直操着,我也不知道变换姿势,大概操了有十几分钟吧就射出来了,并没有像其他人的第一次那样马马虎虎两分钟就射了! 
 
  完事后,我点上了两支烟,跟她聊天,她说她是广西柳州人,家里有两个姐姐,她是老三,下面还有一个小弟,由于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她只能上完职校,在职校里又发生了一些伤心之事,一气之下才会来到这地方做小姐,当时我天真地信以为真,又由于第一次品尝了禁果,就把我自己的情况都告诉她了,后来她都还跟我提过这事,常常笑我很傻很天真,那么容易相信人,做小姐的谁不会编一个杨白劳那样的故事啊! 
 
  楼下冲儿也完事了,叫我走,我把衣服收拾好后,小惠叫住我问我有没有手机,我说没有,他说那留个QQ吧,于是我把QQ留给了她!后来我明白婊子无情这句话后问过她位什么她要我吧QQ留给她,她说当时我进店里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觉得我像他小弟,后来我我跟她做她才知道我是第一次,就觉得疼惜我,就想留个QQ,稍做无聊之慰吧! 
 
  从那之后的几天我都乖乖呆在家里,朋友叫我也没出去玩,觉得自己像是干了什么坏事一样,心有愧疚,天天抢着做家务活! 
 
  有一天我正无聊上网时QQ突然有好友+我的提示,我看她发过来的验证消息说是叫小惠,我当时脑子突然短路没想到是她,但也允许了她加我,然后我问她是哪个小惠,她说才过几天就把她就忘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 
 
  她问我在干嘛,我说在家呢,一个人无聊,她问我吃饭没有,我说没有,然后问我愿不愿意陪她吃饭,当时我犹豫了很久,一个是是怕被别人发现我找过小姐,又觉得自己考上了好的大学,怎么也算得上天之骄子,你一个鸡婆凭什么叫我跟你吃饭啊,再说负罪感也没消除,但又想到她软软的身子,甜甜的声音,终于还是同意了。 
 
  我来到她给我说的地方后,远远看见她一个人坐在店里,正无聊的玩着手机,这店是在个偏僻的地方,我心里就觉得他挺体贴人的,左右看了下没人后就进去了! 
 
  吃饭时她跟我聊了很多,我跟他说了很多我读书的情况!她也一直笑着听我说!吃晚饭她问我现在又没有空,她在外面租的房子漏水问问愿不愿意帮她忙,当时我鸡鸡就翘起来了,在傻的人都挺得出这里面的意思,我毫不犹豫的就跟他走了! 
 
  来到她的住处关上门我立马就抱住她,边扯自己的衣服边边她的奶子,她嘴里喘着粗气说叫我不要慌,先去洗澡,我那时候哪还听得进去那些啊,拖着她就往床上滚自己衣服脱干净了就去撕她的衣服,结果乳罩我解不开,她吃吃的笑了起来说别慌,姐姐交你,我才知道乳罩在后面有小勾一拉就开了。我舔着她白白的奶子,仔细观察她的乳头,发现乳晕很大,但乳头不黑粉粉嫩的,她抱着我就像抱小孩吃奶一样,问我想她了吗,我拼命点头,她说姐姐也想你啦,然后探手抓起我的鸡鸡撸着说真是个小孩子!我鸡鸡被她手一碰,立马又硬了三分,就开始扯他的三角裤,但她却死死的捂住,不让我得成,嘴里叫着“你先听我说”,我那时候哪还听得进去啊,使劲硬拉她的裤子,她看我实在不听,用手使劲掐了我鸡鸡一下,我鸡鸡吃痛,立马跳了起来,鸡鸡也软了下来,她见我脸色痛苦,靠过来脸色急切的问我“怎么样,要不要紧,对不起啊!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我黑着脸不理她,心想什么人啊,都到这份上了还在当婊子立牌坊! 
 
  她见我不理她,更急了“都是姐姐不好,你怎么样啊!要不要紧,让我看看”伸手过来想摸我鸡鸡,我用手捂着不让她看对她吼道“你什么意思”见我能说出话来,她舒了一口气“你让姐姐看看,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姐姐不是故意的”我一听说有后遗症,人又单纯,立马慌了“姐姐,你看看,是不是肿了”,她用手撸了撸我鸡鸡,我鸡鸡又慢慢的硬了起来,但当时我自己感觉是麻的,鸡鸡硬起来完全是生理反应,她说“没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脸红了问她“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啊”“姐姐就是想先叫你洗个澡,你看看你全身汗味”我脸红红的说“昨天跟朋友打篮球,回家太累了,没顾得上洗澡,今天你这么早叫我,我澡也没洗就来了”她拍的我的鸡鸡说“快去洗澡吧,洗完澡姐姐就是你的了”我就进了浴室洗澡。 
 
  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光线变暗了,窗帘被拉了下来,还点起了藏文香,她躺在床上,面上盖着薄毛巾,看我愣愣的看着她,招收叫我过去,到了床前,她拉我躺在床上也给我盖上毛巾,戳着我半硬不软不鸡鸡说“让姐姐看看洗干净了没有”钻进毛巾里一路舔着我的身体往下,我感觉她的头发撩过我的胸膛,痒痒的,问她“姐姐你干嘛?”她没回答我,我哎呀了一声,鸡鸡被她含进了嘴里,我掀开毛巾看她舔着我的鸡鸡说“姐姐脏”,她摇了摇头,什么话夜没说,脸红红的看着我,舌头在我龟头上打着圈,我感觉不行了,想要推开她,她却死死握住我的鸡鸡,更用力的吞吐着,我立马就射了出来。射完后她把我射出来的精液吐到纸巾上,喝了口水漱了漱口,笑着说“呛死我了”又立马张开嘴探下身去,我以为她又要含我的鸡鸡,但身体传来了的感觉是她在舔我的蛋蛋,我什么话夜没说,静静的享受着她给我带来的服务。 
 
  这里说点题外话,不知道各位狼友试过没有,其实蛋蛋舔起来很爽,虽然没有的那种快感,但含蛋蛋有像做按摩那样的感觉,全身很放松,我就算鸡鸡硬着,如果被女人吸了几下蛋蛋,鸡鸡立马就会软下去。 
 
  过了一会,她估计也差不多了,又用嘴吹了我鸡鸡几下,等我鸡鸡硬了,爬起身来对我说“你好好躺着,让姐姐好好照顾你”叉开双腿,对准我鸡鸡就坐了下来,我努力想看清楚女人的小穴到底是什么样,但被她的毛挡住就是看不清,她上上下下的起伏着,两个白白嫩嫩的奶子也上上下下的抖动着,额头沁出了汗水,夏日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她身上,红红的皮肤,微微喘着气,使我看呆了。 
 
  她见我这样,抓住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教我揉着她坚挺丰满的乳房,不一会我就感觉她的穴夹得我越来越紧,好像要使劲把我鸡鸡挤出她的逼一样,鸡鸡都有点隐隐作痛,但是那种很舒服的痛,她也动得越来越快,流出来的水都打湿了我和她的阴部,连阴毛上都沾满了她的淫水,她的屁股撞击我的胯部发出“踏踏”的声音,终于她闷哼一声软软的倒在我的身上,房间里只听到她喘气的声音。 
 
  休息的了一会她爬起来说“姐姐舒服了,你还没射呢,来,我躺着”说实话,虽然她在上面费了那么大的劲,但我鸡鸡没有一点要射的感觉,确实没有那晚男上女下位给我的感觉来得爽。她拉过枕头,垫在她的腰部,把她的逼终于露在我面前的,大阴唇向外翻着,小阴唇像嘴巴一样一吸一吸的,颜色虽然不是粉嫩,但也不十分黑,我用手摸了摸她的穴,沾得我一手淫水,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没气味,又用舌头舔了舔,同样没味道,她看我这样嗔怒的打掉我的手,探手抓住我的鸡鸡,放到了她的穴口,我往前一挺,鸡鸡就滑进去了,还是跟地一次一样没什么经验,我鸡鸡只知道在里面横冲直闯,她抱着我躺在她身上,有舌头舔着我的头发,舔着我的耳朵,分外温柔,不一会我就射了。 
 
  完事以后我的负罪感又回来了,没跟家里说就跑出来了,也不知道找没找我,身上全是小惠的香味,回家以后怕别闻到,身边躺着的小惠虽然是,但始终是个鸡,我那会刚考上大学,自视甚高,虽然跟小惠有了性关系,但始终却瞧不上她,默默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她看出来我情绪的变化,估计也猜到了我的想法,就那样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我,叹了口气,我走到门口,问她这次要多少钱,她脸上变了变又叹了口气“算了,我自己犯贱,免费的”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心像被什么东西扯动了一下,但还是没说话,转身打开房门,留了句话“今天出门没带钱,我明天来给你”头也不回的走了。 
 
 
 
优惠了!就是任性!楼主真好,来了次免费的,还是主动送上门.这是什么人啊。怎么能这样免费大餐。。。吃得就吃啦~~!!几好啊~!!我也想要极品小姐~  
不怕你长得漂亮  
搂住你这次居然是免费的 真不照顾人家生意 
o(︶︿︶)o 唉 现在恐龙都伪装得很好啊 
浮云   飘过........................果然是极品啊。是真的就好了上完车要买票呵呵。免费的也不错小姐免费的?不敢相信 。写得有点简单了。重要的详细些。小姐阅枪无数   面对楼主轻车熟路   楼主性福了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小色哥,哥哥去,哥哥射,坏哥哥,每天更新(无毒):www.xsg916.com